2020 Another year

今年是异常艰难的一年,不单单是因为Covid, 更是因为自己的身心健康. 目标缺失,焦虑成为主题。

对这个时间仍旧将信将疑,但生活上明显更加纠缠深入, 随着一点点的物质积累,也愈发的患得患失,不复之前的勇敢。

2021 即将开始,这应该是做出决定的转折之年,何去何从应该会有一个了解。

心理上,要学会保护自己,目前看来meditation 可能是个技术性的解决方案, 同时会在另外一个匿名blog上发发牢骚,做一下日常记录,中年危机已至, 希望平安度过。

生活上,要多做些自己喜欢的事,哪怕没有物质上的回报,毕竟会让人生更有些意义。

工作上,怎样都不会太差,Take it easy and live for yourself, 财富自由是下一个五年计划。

继续

有一个办法可以判断你是不是处于中年危机中, 就是如果你重回20 岁, 你今天担心的事情还值不值的你担心, 如果是不值得,那你就是在中年危机。

所以,显然我的中年危机还在继续, 像每个这个年纪的男人一样。

人生有低谷也有高潮,严格来讲这没什么,大家不过是漫世草芥中的一个, 然而这也正是为什么值得悲伤的地方,because life is such a waste

时刻准备着

人的一生是一种巧妙的设计,小的时候给你希望,让你勇往直前,再苦再累,你都觉得自己拥有未来。

成年以后,你得到一些东西,但远比你想象的要少,希望逐渐消退,时间也越来越少,这时候,伴侣,子女,父母,社会关系(金钱和尊严),支撑你咬牙走下去。

老了,一切了结,你体力脑力下降,已经对世界束手无策,你的不甘已经在时光中被磨灭,你开始接受现实,接受自己是个普通人,你欣慰子女的成就,告诉自己你没有白来时间。

等死亡降临的那一刻,老实说你已经在这人世间待腻了,你并没有恐惧死亡,毕竟你的人生已经做了几十年的铺垫,于是你没有恐惧到疯狂,你体面的,安静的死去。

——————————————————————————-
作为一个普通人,这似乎是大概率的无聊的一生。
当然,突破这个循环并非无望,你可以违背规则,冒险获得巨额的资源,然后用来改变人生轨迹
你也可以,完成自我实现,让人生获得正真的价值满足
如果都没有, 如果世上真有永生,你可以永远活在少年期的希望中

或者。。。这世界也许就是simulation呢。

green wooden chair on white surface
Photo by Paula Schmidt on Pexels.com

[2019.1]给生命以时间

没有文字记录的人生似乎过得虚无,时常想每天花出几分钟记录一下所想,或者单纯的描述一下状态,但这似乎居然成了奢望,自从来到FB/Fremont,这种倾向愈发严重,似乎有数不尽的重要的事情需要时间, 然而这不可能是真的。

所谓的”每天花费五分钟到某事上,长久以来必有结果“, 看起来很容易, 但人的欲望是无限的,需要每天五分钟的事逐渐变得愈来愈多,终至搅做一团,一事无成。

优先级还是要有的。

2018

2018年是转折的一年,特别是精神上,以前至少时时有天方夜谭的憧憬,这一年只剩下忙,被环境和欲望推着向前,变得和每个中年人一样。

困境中,开始感受到对家人的需求,至少对心理健康起了一定积极的作用。

审美上,对唯美类幻想题材彻底失去了兴趣,这本来是我少年时的最爱,曾时有冲动写一本类似的小说,看来此事已经不可能。

2019 注定不会清闲,但希望自己能通过调整,恢复一些个人爱好,给自己以空间

高高低低之间

这两年一直在跟自己的情绪作斗争,心理状态其实是不太健康的,随着年纪增长,没有沉着冷静,心情愈发的起伏不定,一点小事就能导致沮丧焦虑恐慌,说是接近抑郁也不为过。
自己明确的知道这其实是内分泌问题,因为一旦多巴胺开始输出(运动触发),就立马变成另外一个人,完全不理解十分钟之前的自己为什么衰成那样

所以,说到底,拨开各种喜怒哀乐的面纱,这是一个可以用科学解决的问题,加以分析说不定会发现好的方法

1. 内部来讲,为什么内分泌会变坏,除了年龄因素,作息时间是不是也是一个原因?
2. 外部来讲,是否Push too hard,只是一个普通人,名利身外之物,该放弃就放弃,压力该解除就解除?
3. 人际来讲,尽量open,可以避免陷入死角?
4. 还有什么? 对未来乐观? 现在愈发能理解20年前发生在我爸身上的事了, DNA 果然是遗传的,不过老爷子能扛过去,说明这是短期行为

Washington Blvd,阳光之下,胡言乱语,Post完肯定想删,说不定有益身心健康,随他去吧。

北卡罗来纳

依旧时常怀念北卡

浓密的森林,人烟稀疏的各种小路,秋天时满地软黄的叶子,随风飘舞,

即便偶尔的飓风,感到的也不是恐惧,而是跑到超市囤货囤水,之后在风雨中宅在家里读书看电影打游戏,回忆起来都是与世隔绝的温馨感。

更重要的是闲散,周末有空看书,晚上会去跑步, 和焦虑亢奋的湾区截然不同,在北卡,人的欲望是被最小化的,周末吃个中餐,去趟大亚洲超市也很满足,时间是充裕的,甚至会去各种社区图书馆翻一翻老书。

后来来到湾区,回忆起这段经历,时常觉得像是在做梦。

得意时,暗自庆幸离开,以为呆久了肯定废了

颓废时,却每每怀念,不明白这焦虑挣扎意义何在

假若真有室外桃源,几人愿意生活其中。

沮丧来自失望

小时候的开心源于一切都有可能,未来充满希望
中年的困惑在于已经看到自己的极限,肥皂泡一个一个破灭

世界很大,别把生活过得太小,给自己以希望,哪怕永无实现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