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 christmas keyword

人民广场,
五星酒店,
老同学,
甘锅居,
上岛咖啡,
杀人游戏,
莲花路,
姜氏伉俪,
火锅,
徐家汇漫画吧
妹妹落落,
老朋友viven
猪头张的巨大鼾声,
彻夜未眠,
精疲力竭的早上,
Good morning,Ubisoft!
 
这让人伤心的,乌七八糟的,无甚意义的生活!
 
 

也说”无极”, 关于自知之明

按说陈凯歌已经被骂的够惨了,我不应该再雪上加霜,但这个片子实在很有教育意义,让人不吐不快.
 
实在没想到陈这么没有自知之明,这种题材是你小样儿能驾驭的了的吗?
 
本来也许是个好电影,可你不是那种人啊,
也许人总是向往自己的对立面吧,不
过羡慕(或者欣赏)不等于你就有这能力,
捣鼓了半天,还是演漏了,搞成了一场献媚秀,
还连累了大家, 日本人和韩国人无所谓,反正也不懂,刘烨呀,可怜我这么欣赏过你的<血色浪漫>.
 
 

梦里有风 01.爱思考的老大

我是一个老大,
是黑社会大家庭中的一员。
我一直都很奇怪,
到底是谁发明了“黑社会”这个词,
如果我知道,我一定要交他这个朋友,因为我对这个词很满意。
 
 
一些人认为黑色就很恐怖,
何况像是黑色的社会这种复杂的东西,
人对于难以理解的东西向来心存恐惧,所以他们很怕我们,
并且,由于他们无法承受这种压力,
于是把这种恐怖解释给更多的人听,
很不幸,这个世界上多数人的智商只够接受别人的观点,于是更多的人开始害怕……
 
 
我不一样,
我从小就喜欢思考,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黑社会的“黑”其实是个动词,
所以“黑社会”其实和“踢足球”一样,
只是个游戏。
 
 
所以说来,只是因为大家对这个词的看法不同,
我就变成了这里的老大,
而其他人就要听我指挥。
“观念决定一切”我死去的老大这么跟我说,
这其实是真的…
 
 
"老大,我们该去工作了“我的思路被一个穿黑色西装,戴墨镜的小弟给打断。
我有些恼弄,
我说过我是个喜欢思考的人,所以我很不喜欢思路被人打断,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总是越久越好。
不过,我没办法把这些道理给我的小弟讲清楚,
我说过大部分人的智力只够人云亦云,
他如果能明白,就不会是我的小弟了。
 
 
到这里,不用再多说,
你们也应该知道我很厉害,
我这么厉害的人要去工作
那工作一定也很牛逼
 
什么工作?你猜猜?
 
什么?猜不出来?
我靠,你的智力给我当小弟我都不要!
 
给你讲了这么半天,
我的工作当然是去“黑”社会啦!!!
To be continue…
 
 

没有情感,只有游戏

一直没想好这个blog到底要写些什么,因为熟人太多,显然不适合真的写日记,在我的观念里
“日记”一直被认为是隐私的载体,像我这么阴暗的人,日记该是什么样?并非人人都能接受的。
 
多谢viven大发慈悲,打开了她的space对我的限制,从她的space又链接到无穷远的地方,转来转去忽然觉得,msn的space实在是个作游戏的好场所。
所以,以后这就是个玩的地方了,既然曾跟人说过最想成为一个童话作家,那先在这里试试。。。

WC文学:华周&杞梁

齐庄公好勇士,得华周 杞梁二士于临淄,使之同乘,时庄公之旧士多有单人五乘者,号"五乘之宾",二人以为庄公轻其勇,遂单车入莒,逞威杀n人,n役而毙.后人称其为真勇士.
 
以今人之逻辑观之,甚为费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然庄公赐一乘显非知己,则二士为何而死?图争勇之名乎?
 
 
后记:
这里有一个故事,杞梁有妻子叫孟姜, 闻杞梁之死大恸, 抚尸痛苦数日,泪尽啼血,导致齐国得城池崩陷数尺,
这就是后世误传得孟姜女哭长城的由来.
 而华周之妻也哭的不同凡响.后世居然因此形成了风俗,这也就是我们在村里看到有人下葬之时,许多中年妇女哭的花样百出的由来,实际上是在学华周,杞梁的老婆罢了

金正日:如果我休息祖国就不能前进

金正日:如果我休息祖国就不能前进

  (2005-12-01)

据朝鲜日报报道,“我为现场指导日月奔波,没有一天睡过安稳觉。”据北韩朝鲜中央通讯社援引《劳动新闻》的报道说,北韩国防委员长金正日如此倾诉了自己的苦衷。

金正日还说:“我现在肩负着党和国家的大小诸事,如果我休息一会儿祖国前进的步伐就会放慢一步,一想这个事实想休息也休息不了。”他说:“我的休息就是在去现场指导的路上车里眯一会儿,在车里眯一会儿睡得最甜,也是我休息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