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

    前段时间,有师弟传言我研究生时写的文章被EI收录, 今天特意去刊物网站查了一下,居然是真的, 看来EI也不过如此啊.
 
    对着那条记录洋洋自得半晌后,忽然又开始担心,觉得还不如不被收录,自己那篇文章水平自己是很清楚的,总之无甚意义,这样一个东西被记录在案,岂不相当于做了坏事,而又特意留下证据.  

观棋不语真君子 —–又读叔本华美学随笔

又读叔本华美学随笔之〈论写作与文体〉,叔本华字里行间充满了对一些职业作家的批判,可以读到一种难以掩饰的对他所谓的“利用写作来欺世盗名的人”的不满和愤怒,在他看来一个人写作就必须为其作品负责,这实在是一种再理所当然不过的根本,而那些人为了金钱为了名利而写,实在是侮辱了他心中神圣的“著作”二字。

 

     本文一如叔的其它文字,见解鲜明犀利,初读甚是过瘾,往往能让人有所共鸣,但读到这里,忽然觉得有些不妥,似乎他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别人了,他要为写作负责,要维护文学及思想的清净,自然可贵。但是要求人人都要如此却未免有些过分,比如像我,以及千千万万和我一样的普通人,写点东西也许根本就是为了好玩,不见得就一定要背负上这些沉重的责任,相反有时我甚至可能故意发表一些错误的,反权威的说法来娱乐,诚然,有人读到我的东西,对他可能没有好处,也许还有扰乱人家思想的嫌疑,但是你如果用“无耻,卑劣,欺世盗名”这种词来形容我似乎有些过分吧。

 

    由此反思,自己以前对待“愤青”的一些态度,似乎也犯了相同的错误,那些人骂一骂,叫嚣一下“东京大屠杀”把日本女人都变成“慰安妇”,编写“自欺欺人”的所谓真实故事,其实很可能也就是为了享受一下哗众取宠的乐趣,借此娱乐一下,也许并无以此标榜自己如何爱国之意,至于需不需要背负社会责任感,需不需要为人类文明着想,人家也许压根就不想关心,毕竟生活压力这么大,找个话题娱乐一下罢了,而自己非要去指出人家说的是错的,要一较真假,这岂非和叔本华的做法相同,非要把自己所谓的根本强加于人了,如此说来“浑水摸鱼”本就是一个极有乐趣的游戏,既无真假,何须辩解?倒是自己多事了。但事情轮到自己头上,总有些不愿接受,抑或是自己多余的爱心泛滥,非要杞人忧天,以后对待“愤青”该持如何态度,还要想想再定。

 

     不过如此反思,倒似乎是蛮有价值,一个人对待自己怎样都可,而硬要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人,对别人提出要求,未免过分。就像当年玩“命令与征服”,一哥们儿硬要让坦克去采矿,我偏要造一小兵,绕着地图乱跑,引一群人追,大家乐在其中,谁管我我跟谁急!游戏自有不同的玩法,一切由玩家做主,观棋不语真君子。

Reset

或许只是聪明人的游戏,

或许没人,能够真的坚持到底,

 

没错,

幸福可以重新定义,

你当然有选择人生的权利。

 

而可笑的自尊,

却让我忍不住笑你

明明决定放弃,

却说是”不再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