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心叵测

       中午和一群同事在Olinda吃饭,在我完成我的鳗鱼饭之后,这些居心叵测的同事开始给我讲鳗鱼的生活方式来恶心我,甚至提到旧社会从黄浦江里捞起的尸体中有该物存在。幸灾乐祸的Sharon一副淫笑的表情,让我欲吐不舍(Kao,38块呢)。
       从动物的饮食习惯谈到人类的饮食健康,通晓圣经的于姐忽然说诺亚方舟的故事之前,人类是不吃肉的。瞬间,我明白了诺亚这厮为什么要往船上装那么多动物,说是拯救物种,扯淡,分明也是居心叵测!
    

CheckPoint:轩辕剑

昨晚一时无聊,翻出老游戏《轩辕剑:天之痕》来玩,不想竟玩到深夜两点。总的来说,这个游戏还不错,老是老了点,不过很有味道,而且和朕的龙本的性能很配套(汗一个)。
 
其间,受某女性故友短信骚扰n次,为其解答“如何把‘吊凯子’活动做得让对方以为自己是在‘泡马子’” 之类的问题若干, 倍受煎熬,直至最后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临末,特别关照我要保密,不可告诉他人,在我看来这分明是引诱我把它公诸于世,So blog it as CheckPoint。
 
 
 
 

夜深了我还不想睡

 
在我敲下第一个字儿的时候时间刚刚好是0:44:44,我试图用这个人工制造的兴奋点来刺激自己。
 
       连续复习了两遍《重庆森林》,盯着屏幕的双眼已经开始发晕,鼻骨也慢慢的产生麻木感。理智这厮很努力的试图说服我去睡觉,,而不幸的是由于其地位低下,我通常会忽略它的建议。
     
      受了这么多年马列教育,还是不能做一个纯正的唯物主义者,每到这个时候都会唯心的认为,晚睡一会儿,“有效生命”就会长一会儿。其实我很清楚,这不过是对未来缺乏信心的一种表现,正如我每个月都不愿意交养老保险一样。
 
       现在的一切我还可以掌握,我想多活一分钟就是一分钟,一旦睡了,谁知道还会不会醒来?
     
      话是这样说,不过随着我一个字一个字的敲下去,这活着的质量是原来越差了,椅子好像在往地下沉下去,整个房间的图像开始呈现一种HDR的效果,您瞧这bloom,Md简直就是半昏迷了…
    
      睡了睡了,吃再多的凤梨罐头也没有用,该过期的还是会过期的… 上帝保佑我明天还能醒来,阿门!

我点徐静蕾

以前,Ann同学似乎跟我提过一个所谓的blog点名游戏,当时以为事不关己也没太在意,没想到很快就落到了自己的头上,而且是小美女“落落”妹妹点的,本着对美女从不说不的一贯原则,看来是应该回答的,这个题目对我来说并不难,只是15条太多了,写5条吧。

----------Qute begin:
点名玩游戏规则:
 
① 被點名的人要在博客中公佈自己選擇男/女朋友的十五個條件。並且加以說明。
② 回答以後再點十個人參加遊戲 並且儘量通知到被點名的人。使遊戲能繼續下去。
③ 被點名的人不能重複被點。一人只能參加一次遊戲。
 ----------Qute End

我的答案:

1.女的。(定义域很重要)
2.长的要像徐静蕾
3.气质要像徐静蕾
4.才华要像徐静蕾
5.最好名字…也叫徐静蕾

点名时间:
不用点十个了,我就点徐静蕾

我爱你却更爱自由

偶然发现了汪峰的新专辑《怒放的生命》,就down下来听了听,汪峰的旋律一如当年,也算n年前那个小圈子的幸存者之一,想想真是暗淡,黑豹散了,唐朝萎了,郑钧才气没了,而何勇个sb居然疯了,老许巍还不错,但为什么唱来唱去总好像一个调呢。
汪峰来冒了个泡儿,谈不上有多出彩,总好过没有吧。
 
贴首《旅途》的歌词,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找来听听,md这词写的,概括一下就是“要泡妞儿,不要负责”,看来汪峰还是楚留香和钟跃民的知音。
 
歌曲:旅途  
歌手:汪峰 专辑:怒放的生命 
天快亮了,我要走了,我肯定不会把你吵醒
我相信,你一定明白,为何我要不辞而别
我们曾经那么甜蜜,让每个朋友都很妒嫉
可我对你说过我会离去,只因为我无法安定
这不是一个借口也不是一个理由
我爱你却更爱自由
在下一个车站在下一个城市
我的爱只属于旅途
当你醒来你一定会哭,你会恨我残忍冷酷
我写的那些告别的话,只会加重你的苦痛
可是我想你会明白,曾经的梦是一场雪
如此的我,不值得留恋,你还要走很长的路
这不是一个借口,也不是一个理由
我爱你却更爱自由
在下一个车站在下一个城市
我的爱只属于旅途

右上的那两颗牙

      Msn space的升级罪大恶极,左侧profile下漏出的那一片冰肌雪肤实在引人犯罪,在此诱惑下早已过了青春期的俺终于也晚节不保,用俺那n多万像素的摄像头拍下了该blog主人的面部一张,恬不知耻的放在那里,各位路过的同志以后要小心点了,从此该blog的Rating已经从T变成了M。
 
     80后的郭四曾在多个场合讲过“喜欢自己左侧60度的脸”,而朕一向偏爱自己右侧上唇下的那两颗牙,虽然不知何时起,它们开始闹分居,产生了一个看上去极不和谐的缝隙,但朕却爱死了此缝隙,佛有云“空即是色,色既是空”,空这都有了,色还远吗?
 
     特露出该两牙,以示爱惜。

写个作文吧,题目叫“上海真tm冷”

闲着没事儿就写blog玩吧,
    
     刚刚去买了点东西,在外面转了一圈,完全被冻晕了。而且有点神智失常了,也许就是什么叫做“获得性记忆力失调证”的吧, 
 
     在去了一百八十遍的港汇广场里,居然迷路了,TMD的超市(当然是去超市,你以为呢)在哪儿亚,一路狂找,在里面整整转了两圈,硬是没找到, 卖金银饰品的小mm看到我的眼神都变了,那意思我再转下去就报警了,我深吸一口气,口观鼻,鼻观眼,眼观四面八方,终于看到了电梯,我靠!茅塞顿开,超市在地下一层,我在一楼瞎转悠个P呀。
 
      完全没脸见人了,买了东西急急忙忙往回走,快到广元路时,忽然传来一mm令人惊异的歌声,那唱得真是不怕天冷,然后就听一主持人讲”唱的真好…", 我一寒,然后那人继续说道”你看旁边那小朋友都吐了“,我一愣,心说”行啊,这水平比春晚强多了“,扭头一看,md 就仨人儿,一男主持,一女主持,一可怜吧唧的sb mm,有个屁小朋友啊,我心想md这句词儿,肯定那厮半宿没睡,看了通宵吴宗宪录像编出来的,估计那mm唱的再好,也就这句,于是更加鄙视该男主持人。
 
      越想越没劲,一直到家,都有点恶心八拉。  想分散一下注意力,找首歌听听,那mm唱的是什么来着,不知是我的××××症没好,还是那mm唱的实在太没谱,怎么都想不起来了,md今晚上,还就跟丫死磕了,非想起来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