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近半

这是很久以来看的最慢的一本书,像极了当年看王家卫的《东邪西毒》,电影不能减速,只好一遍一遍的看。
 
安妮用心的写,我慢慢的看,对的起她。
 
我已知道了她要说的是什么,正是我一直都在关心和看重的东西,尤其是从获得了基本的经济能力之后,换句话说,来上海之后。
大多数人对自己抱有足够的自信,认为生活不需要思考,只需体验,顺应规则,使游戏更好的继续,直至游戏结束,面对Game Over,长出一口气,他们并不要求更多。
从这个角度来讲,另外一些人显的贪婪,他们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不相信生命会这样结束,努力挣扎,伤害所有的人,包括他们生命的赐予者。
 
面对一局未开的游戏,上帝曾要求我们签署一份遵守规则的协议,否则不许进入,我们签了,而现在却要反悔,这让上帝很伤心,所以给予我们精神上的苦痛,作为惩罚。
 
回到莲花,无论苏内河还是善生,还有那不知姓名的同行女子,都不会有一个和谐的结局,如果安妮这么写了,我会坚持认为她在撒谎。
但是,无论是什么结局,也许都好过我们这些未上路的人,谁又能断定除了game over,真的就没有其他的结果呢。就像我们这些做视频游戏的,曾经不是很流行多结局非线性的设定吗?这隐隐应该是一种本能的流露吧,佛洛伊德提到过“口误”都是有潜意识原因的,何况我们做了这么多事实俱在的东西。
 
原来的室友曾经说他很羡慕那些对人生懵懵懂懂的人,因为他们不会觉得痛苦。我不羡慕,并不因为我喜欢痛苦(当然,也谈不上讨厌),我总幻想只要保留一点点地控制权在,我就还有机会,而事实是27年来,我只说不做,像所有的人一样,追逐大家追逐的东西,爱所有爱他的人。并且对于何时转向,没有日程表。即便如此,仍不愿意放弃,于姐曾给我一本〈圣经〉,看了两页,从心理上抵制,不能继续。事实证明有些东西,占据我内心的全部,霸道到不容纳一丁点的异物。
 
总而言之,这本书读得痛苦,大作家余华厚厚的《兄弟.下》半个晚上读完,安妮宝贝薄薄的〈莲花〉至今只是一半。
 
Ps1这里对〈莲花〉没有贬义,我说过我不讨厌痛苦
Ps2这里对〈兄弟〉也没有贬义,我不讨厌余华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