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一把,编个谜语

话说乾隆,皇后,五阿哥,小燕子和紫薇,一块儿去慈宁宫看皇太后,
到了门口,乾隆进去了,然后皇后和五阿哥也进去了, 小燕子和紫薇却一直都没进去。问为什么?
 
 
打一成语。
 
 
 
无聊吧,庸俗吧,朕今天难得心情好,那谁谁讨厌琼瑶剧来着,哈哈^_^
 
 
猜对者奖“冰木瓜牛奶“一杯, First come,fire served!

CheckPoint:男人,几十分钟的汗流浃背和数秒的愉悦

(Adult only….)
 
      自从健身卡用完之后再也没有任何运动,实在憋的受不了了,于是约了几个兄弟到交大跑步,并立下“一公升汗水”的誓言。
 
      马甲陈和Vanly如约先至,我如约迟到。
      交大操场沉闷燥热, 太久没跑步,明显已经控制不住浑身乱窜的真气,只好张开大嘴,仰面朝天做哮天状。几十分钟后,肉体卡路里和精神里比多都已消耗殆尽,午夜狂奔行动正式结束。
 
      然而,痛苦是有回报的,在几十分钟的汗流浃背之后,有那么短暂的几刻欲死欲仙。
      灌下第一瓶冰冻的橙汁的时候,     有爆炸的舒爽感。
      路过港汇门口的巨大空调的时候, 有持续眩晕的忘我感。
      终于坐在季诺餐厅的椅子上时,      则是放松的幸福感。
 
     男人,奋斗几十分,却也能爽3次, 值了。
 
PS. apple同学看完电影后,大家在漫画吧斗地主, 赌注是交大操场的跑圈数,大家互有输赢,可是最后,她们似乎都用某种奇异的方式把赌债偿还掉了, 只有我,还欠大家7圈….
      

现实有个P意思

今天又被骂不现实,
我要怒了。
这TM已经像一个齿轮一样转来转去了,
还要怎样?
现实就是那无数人重复的挣扎生活?
 
好吧,真相是这样子的….
…当年,有个智者为了便于管理人类,
   设定了一个带规则的游戏,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大家要聚在一个圈子里,互相挤来挤去,
   在圈子里呆的时间最长的获胜,被挤掉的淘汰。
 
   人类这东西对输赢看得很重。
   玩的久了,
   居然忘了这是个游戏,
   也忘了圈外的世界。
   他们跟这个叫“现实”,
   并作为生命的意义来代代相传
 
同一个游戏玩了几千年,
同一个游戏几十亿人在玩。
也该腻了吧?
这游戏有个P意思!
 
 

失望与你同在

我来表演,
你来观看。
然后以你的品味,
做出成功与否的评判?
 
你告诉我什么是人生,with你的价值观。
以救世主的姿态,得意忘性的嘴脸。
 
谢谢啊,你的金玉良言,
可我… 苦笑不得的我… 只想发出一声长叹,
哥们儿,以后少tm 跟我扯淡!
 
 
 
PS.一个小故事,发生在都l梁的小说《血色浪漫》里的陕北
 
"钟跃民惊讶地发现,在如此贫困恶劣的生存状态下,村民们却很少愁眉苦脸,他们始终很乐 观,他们最喜欢谈论的话题是饮食男女。在饮食方面,由于他们没见过更好的食品,所以坚 持认为酸汤饺子和油泼辣子是天下最美味的食品,如果有人提出世上还有很多更好吃的东西 ,那大家会一致认为此人太没见过世面,这驴日的八成是没吃过酸汤饺子,才在这儿胡咧咧 。"

怎会如此

从公司回家的路上有几家酒吧,
 每个酒吧门口都有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
这些女人见到大肚子的老外就往上靠,往里拉。
 
这都没什么,
可是…可是…,这些女人怎能长成这样,
一个个高颧阔唇, 直如野兽一般目露凶光。
 
每次走过,都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呀?
难道老外的审美真的与我们如此不同?

CheckPoint: 梦

编译间歇,记录一个具有四格漫画色彩的梦.
 
第一幕: 一个人在等车
 
第二幕: 左侧公车开到, 右侧一个人骑着一辆自行车,车上有一个大大的花圈(给死人的那种)
 
第三幕: 公车自行车似乎要撞到一起了,等车的人大惊欲逃
 
第四幕: 公车停下, 等车的人坐在带花圈的自行车上,两个人面带喜色向左方驶去.

呵呵,它们一直都在

很偶然的原因,身边的朋友忽然都对哲学产生兴趣,一本n久无人问津的《叔本华美学随笔》忽然成了抢手货。
 
我自然很高兴,替叔本华高兴,因为他生平最担心的事情就是他的东西没有人欣赏,被失落掉,终于再也不能被有智慧的后来者所见到。
其实不单单是叔本华, 康德,尼采 皆是如此, 否则康德,一个哲学家高贵的灵魂何以要依附于政府?
 
 
 
 
哲学于我们这些红旗下长大的一代来说,可以说是多灾多难, 先是马克思哲学被作为绝对真理而灌输,并且被和政治紧紧的绑定在一起,
由于文人无德,著书立说者的牵强附会,自相矛盾的说教终于让我们厌倦, 唯物论也就罢了,近乎妖魅的辩证法彻底的让我们失望,
意识到这一点本来并非是一件坏事,怀疑是一种向真理的逼近,但很可悲的是,我们自以为是的醒悟却导致我们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大部分像我一样的理科生开始彻底放弃哲学,认为其是一种大而空,无聊而无用的东西,开始了一种“美国式”的“实用人生”。
 
 
 
当然真理很难被完全的遮盖,网络的开放重新给了我们选择的机会,说道这一点我一直都有点对上帝的眷顾感激涕零。
慢慢的,所有有自我判断能力的人都会发现,无论我们曾经如何歪曲那些哲学和哲学家,他们都一直在那里闪闪发光,最大的典范是被中国大众认为是洪水猛兽的尼采。
于是我们终于可以承认,那些前人的智慧就放在了那里。
 
 
 
 
但是,这个时候我们中间的大多数已经麻木了,sorry 我这句话有些感情色彩,客观的来讲,是他们已经在现实中找到了抚慰自己内心的方法,不再需要哲学了。
 
而还有一部分内心虽然依然躁动,但却变的异常的胆小,他们害怕对某些东西的知晓会破坏掉自己现有的生活,而变得无所适从。当然这种担心也是不无道理的。 同学们,这里请允许我用一种男性性功能障碍来打个比喻,那就是一个不知阳痿为何物的男人很少会患上心理性阳痿。
不过请同样允许我的残忍,这种行为适合用中国的一个成语来形容–掩耳盗铃, 一个人能骗自己多久呢?
 
那么其余的人呢? 有没有人愿意来揭开有点痛的带血表皮,看一看早就放在那里的那些宝贝呢?几百年来它们一直都在啊
 
PS。
从来都没想过自己要写一篇和哲学有关的东西,本文的产生客观上来讲,受了一点点和jjyy兄聊天的诱导。另外今天居然发现天涯书库http://www.tianyabook.com/zhexue.htm,有大量的哲学电子书,而让我感动的是图书的组织者把霍金(应该没人不知道这个nb的物理学家吧?)的书也列在了这一类, 神哪,终于有个明白人了!!!
 
一直以来,我坚信有三种东西以靠近真理为终极目标而努力着,倘若你童心未泯,不妨尝试着做一个有意思的假想:
绿色的科学,白色的艺术和红色的哲学三个孩子赛跑,谁会先到终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