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反抗

在我眼里,中国政、经改革的实质,是用压缩的社会民主、个人自由的空间的方式去抢时间,以赶上或融入世界前进的脚步,像用一群长跑运动员去追一群全面发展的人,恐怕追上以后两拨人也没什么好聊的,当你准备好了与别人去谈财富的时候,才会发现,那一拨人的话题里,财富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他们也许正在谈健康,知识,宇宙开发,谈人类性质的改变。“

                                                            引自石康 2007风凉话(十六)——单边财富革命制造对立

    石康同学越来越会打比方了,已俨然得到了叔本华的真谛,长此以往,这厮可能真能在人数不多的中国文化思想届获得一席之地,最好让他多受点儿苦,历史证明"受苦是哲学家的亲娘".但现在貌似不太可能了,这厮太懂得平衡了,一部《奋斗》拍红了,类型也就变了,恐怕最多也只能成为思想届的“爱迪生”了.

    不管他会成为什么,在读到石康同学的这段话时,还是自己小小心酸了一把。一方面认同他的看法,感叹价值观的一致性,深有知音之感,另一方面自己又恰恰是他所说的大堆的牺牲品中的一个,更为讽刺的是自己完全无能为力,只能眼看眼的浪费时间,为了不是自己理想的东西而奋斗!

    知道不对又能怎样,作为人的根本首先是基本需求,你必须要吃饱饭,穿暖衣,睡好觉来满足生理,然后要有朋友,有家庭保持正常社会关系,避免边缘化和变态,来满足心理。然后你才有有资格谈其他的。

    当然,叔本华窘迫潦倒一辈子,没有变态没有发疯,但那完全是个意外(也许跟晚年的功成名就有关系),绝大多数人在压力下的结果就是混不下去,通常来讲应该比尼采疯的早点儿吧,人家也算是意志坚强的人之一啊。就个人来讲,自认为不是强大精神力的拥有者,还是慢慢来吧,再多花点儿时间积攒点资本的好。

    再说了,谁愿受苦啊,爱迪生谁不想做啊,生活富足搞发明,简直就一个字“和谐"!,就算少发明几件东西也值了。由此可见,石康同学的策略还是挺聪明的,一方面挣钱解决矛盾,一方面天马行空,干点自己想干的。

    信马由缰扯了一圈儿,自己又把自己说服了,不错,回回都这样,从软件角度来讲,人的"健壮性"还是很强的,上帝真tm伟大。

    而耳边萦绕的,俨然就是很多年前看到的那句流行语,“生活就像被强奸,如果你不能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