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偏北7:回到起点

时间:2008.10.19

环湖第四天,刚察-西海镇

 

扎西曾经告诉我们,最后一天是最轻松的一天,都是下坡路,我和行者都对此深信不疑,因为今天已经远离青海湖,没什么风景可看,我们的计划是每小时18km以上,四个小时就到了,所以今天动身也特别晚,早上还很放心的吃了杭州小笼包和稀饭(牛羊肉已经彻底不行了)

一出刚察县就是翻山路,最后一天不知道是精神松懈还是昨晚没睡好了,骑的很辛苦。

骑到315国道260处,发现行者不见了,打电话才知道他手机丢旅店了,刚刚跑回去取了回来,够背也够幸运!

接着往后骑,越骑越发现不对,扎西这小子说得没错,下坡路是不少,可是上坡路比下坡路还多,一路上都是正儿八经的翻山路,路程计算也出现问题,我辛辛苦苦骑了快三十公里后,一抬头前面一个牌子,57公里到西海镇,这样算是>85公里的,跟扎西告诉我们的71公里大不相同,强弩之末,信心可是打击不得的。所以一路上开始不停的找人问还有多远到西海,答案千奇百怪,从40公里到65公里都有,我只好相信路标上的指示是真的。

 

沮丧中慢慢前行,这时候风又开始起来了,诡异的是我今天骑的方向和第二天相反,而风也和那天相反,还是顶风!没办法一点点挨吧,见上坡路就推车,一点一点往前挪,心里不停骂扎西,几个小时后我几乎绝望的推车翻过一座土山,到了315国道224处.眼前视线豁然开朗,一条大下坡路延伸向远方,这刺激的情景让我怪叫一声窜上车溜了下去,一路上的积累终于得到释放,从224219,平生第一次骑5km的加速坡,肾上腺素急速上升,那种快感是难以形容的,自行车由于车身很轻,和其他机动车辆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速度一上去,车身就开始乱晃,由于这下坡路太来之不易,我根本舍不得刹车,眼睛紧盯路面,这时候只要压上一块小石头,说不定就会摔个半死。后面是持续的下坡路,2km1km的交替,我赞美着扎西,赞美着上帝,转眼之间就到了208,前面又一块牌子,距西海镇3km

 

什么叫幸福? 幸福就是在你已经绝望的时候,忽然一切都有了,真TM high,太fucking 爽了。

 

到了西海,我告诉海洋他错过了最有快感的一段,而这恐怕是没办法感同身受的.

 

晚上和海洋,行者一块吃最后一顿饭,明天他们要去塔儿寺,我要回上海了,能遇到这两位兄弟真是幸运,否则我的环湖行还真是危险了,大家性情中人,我也不用一再称谢了.

 

我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户外爱好者,甚至并不能算一头真正的驴,因为我出来的次数实在是有限,偶尔一次,都是憋久了的释放。无论如何这次算是爽了,又能无怨无悔的接受命运下一轮的折腾了。

 

希望行者翻雪山的计划能早日实现。

希望海洋买的那根宝贝,能发挥大作用,更加神勇。

希望下一次出行不会太久。

希望兄弟们还能再见。

 

剧终!

西方偏北6:长途奔袭

时间:2008.10.18
环湖第三天:黑马河到刚察县
 

一觉到天亮,腹中饥饿,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这次学乖了,出发之前在旁边杂货店10块钱买了条秋裤套上,放心了很多。

另外一个小插曲就是,吃早饭的时候,在一个川菜店遇到了一个长相酷似小岛秀夫的人,一刹那间我几乎怀疑是小岛为了《MGS5》来青海采风了。但他一口标准的青普推翻了我的想法,可惜当时相机没电了,否则倒可以发到TGFC上炫耀一把。

 

今天是路途最遥远的一天,有115公里,据说也是景色最好的一天,时间紧任务急同学们仍然不能掉以轻心。

似乎是昨天休息的不错,今天海洋生龙活虎,一路冲在前面,行者晚上没睡好倒是有点萎靡,不过受死骆驼比马大,行者仍是我们三个中最让人放心的。

一开始骑的挺顺,脱离109国道,环湖西路一直下去,骑到14公里处,有一个牌子,号称离湖最近景点(旦切,13897146734)。景色不错,我们下去晃荡了一圈,湖边全是大大小小的石头,和一个抱着马头琴的放牧小姑娘聊了两句,拍了一通照。

临上路前又在这地方的主人那里喝到了地道的酸奶。味道相当不错,不含三聚氢胺,而且绝对天然,因为行者从里面喝出一根牦牛毛:P

后面的路骑的很顺,因为靠着山骑一路上没有逆风的困扰,似乎没过多久我们就到了环湖西路50km处,远远的看到海洋躺在前面休息,停下来一看,原来海洋的车胎爆了,唉,真是什么都体验到了,我们都没补胎的经验,还是头驴行者艺高胆大,找到破胎地方,挫干净就把补胎的那个小垫子(不知道该怎么叫)摁了上去,使劲压使劲压,忽然觉得好像不对,看了看说明书,才知道补胎是要涂胶水的,三个人大汗!不管怎样,胎还是补好了,只是这一下又耽误了一个多小时,今天时间又要紧了。

又向前骑了几公里就到不哈河了,我们准备吃午饭补充体力,但千不该万不该,饭店门口不该停一辆公交车,这一下又把海洋偷懒的想法勾起来了,最终这小子还是决定再次叛逃,搭上车就跑了,两个小时后,更离谱的是,行者收到短信,海洋说他已经回到西海镇了,环湖结束,晕倒!

吃完饭的路好骑的意外,除了平路就是小下坡,30km骑的轻轻松松,我和行者开玩笑说,老天把昨天欠我们的都还我们了。

60多公里环湖西路后是315国道,路况一般,但问题是今天的路实在太长了,而天又黑的太快,最终还有18公里的时候天还是黑了,又开始走走骑骑的夜路,这时候我的手机没电了和行者失去联系,我就一边推车一边等他,满天繁星,银河清晰可见,我仍然能在眼前还原出《圣斗士星矢》的片头来,却忘了这部动画片的大部分内容细节。

走了几公里后得以和行者会合,我们晃着小手电筒,歪歪斜斜的骑到了刚察县,这个地方真是破的可以,叫刚察村还差不多,不过好歹,被我们找到一间能公共淋浴的旅店,两天没洗澡了,受不了了,我问了一下价钱,90一个房间,我心想可以,就扭头出去叫行者,那柜台上的小姑娘,在身后喊到“最低80“,我心想”哈哈,省了10快钱“

 

随便吃了点东西,羊肉水饺腥的要死,我和行者都没吃饱。

洗了个让人浑身发软的淋浴后,终于可以上床休息,谁知这个晚上遭遇了失眠的恶梦。迷迷糊糊了一阵之后,12点左右忽然惊醒,这时候行者已经睡着,他一边不停的翻身,一边发出唉呦唉呦的声音,看了今天把这头身强力壮的老驴也累了个不清。

我可能白天接受紫外线太多了,脸上感觉很烫,精神也亢奋起来,对行者的动静变的特别敏感,计算出他翻一次身的频率是2分半钟,叫一次的频率是1分钟,原来上海某人写过一本书叫《有了快感你就喊》,行者一定是做梦有快感了,我胡思乱想…

 

早上四点钟还没睡着,这个时候肚子开始咕咕响,饿的不行,我爬起来,喝了两杯水充饥,躺回去这次却很快就睡着了,只是在翻来覆去的做一个梦,我老家那边很多人养鸡,鸡如果不下蛋就让阳光暴晒,我梦见自己也要下蛋了,还有很多人跑来跑去,到处都明晃晃的。

     再次醒来时已经8点多了,磨蹭了一会儿去刷牙洗脸,一照镜子发现自己满面漆黑,已经是地地道道的藏民了。

西方偏北5:跟老天死磕

时间:2008.10.17
环湖第二天:(下社->黑马河)
 

早上在金色的阳光中醒来,我爬起来跑到旅店外抓拍了一张日出的照片,刷牙洗脸准备吃饭。

早饭是锅盔,糍粑,酥油茶,扎西说,这东西很补充体力,要多吃点。但正吃间窗外忽然变天,下起了鹅毛大雪,而且雪花斜斜的飘飞,对于我们的前进方向显然是个大顶风,我们都开始担心起来。

(右侧图片版权归行者所有)

老板建议我们先不要走,他说本来今天这70多公里是很轻松的,但是顶风就完全不同了,你们不知道厉害。

我们三个研究了一下,还是决定要走,一是根本不知道这场雪什么时候会停,下个几天就麻烦了,二是也想试试风雪中骑行的滋味。

 

收拾好东西,把防风的帽子都戴上,我们就告别扎西动身了。

第一个目标仍然是昨天未到的151。风雪中的骑行确实有别样感觉,让我想起小时候在红白机上玩的某个版本的《忍者龙剑传》,路上人很少,俨然有萧瑟之意。

(右侧图片版权归行者所有)

但这场雪并没持续太久,等我们到151的时候,雪已经基本不下了,太阳也正在尝试从云中露出来。昨晚的休息明显让大家体力都恢复了很多,大家又开始动了走岔路的心思,昨天扎西提到过了151有一条上雪山的路,在一个叫哈土山地地方上可以看到青海湖全貌,是难得一见的美景,并且这处景观是扎西的秘密,网上也从来没有人提过,他的描述让我们心痒痒的,怕什么,上吧!。

因为上山全是上坡路,带着自行车显然是个累赘,所以我们都把自行车扔在路边往上走,这段路并不短,走了一半行者搭了辆摩托车交10块钱先上了,随后我和海洋也遇到了好心人,搭骑车走到半山腰,下车后海洋为保存体力不走了,我开始一个人往上攀,但公路实在漫长,最后我也走的不耐烦了,开始直接从山坡上往上爬,气喘吁吁之后终于能够站在一个足够高的位置了,因为天气并未完全得晴,所以说是能看到青海湖全貌,也还比较勉强,但也确实是不同的美色。

(再次使用行者的照片,我的相机和技术实在有损美景)

 

超了个近路,从山坡上溜了下来,搭车下山,继续前行。

下一站是江西沟,26km。从山上下来后由于体力透支,腿肚子又开始发抖,而雪虽停了,逆风仍在,这一段的骑行,体力直线下降,越骑越慢。

而偏偏又是连续的上坡路,坡度不大,但配合上逆风,骑的辛苦无比,估计平均时速已经远低于10km。这时候,屁股又开始痛起来,并且左右屁股轮换已经明显不管用了,我开始大骂上帝为什么造人的时候不把屁股造成八瓣!我正骑的东倒西歪胡乱YY的时候,和行者会合了,他的精神还不错,不愧是老驴!而一个不幸的消息是,由于高原反应地原因,另外一头驴海洋已经抵挡不住敌人的炮火,叛逃搭车直奔黑马河而去。无论如何,三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到达了江西沟,这时候感觉身体像散了一样,找地方吃饭,补充体力。

 

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大风和骄阳下的小店,如今已经没有了吃牛羊肉的兴趣,点2份炒面和128块的西红柿炒蛋。我们一边吃,一边算了一下,还剩48公里,按照目前的速度到黑马河应该已经8点多了,估计今天要赶夜路了。

 

随无体力,仍有心力,休息一个小时之后再次上路,谁知后面这四十八公里成了平生难忘的经历。

 

第一个10km,顶风已经把所有的路都变成了上坡路。因为我的体力已经全无,一上来就是挣命式的骑法,每骑一步都经历膝盖痛,腿痛,屁股痛三个步骤,而且意志开始受到了严重的考验,呼吸越来越快,后来为了麻痹痛苦,开始学起牦牛叫来,谁知这一叫有了一个大发现,痛苦着实减轻了不少,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高原上牦牛为什么要这么叫了,感情是因为爽啊!无论如何,第一个10km在牦牛叫声中被完成了。遇到在前面等我的行者,坐下休息。

第二个 10km,硬着头皮继续上路,当然体力又进一步衰减了,已经没有力气学牛叫了,爬坡时只是不断的发出“嗯.. en, … a”的声音,我开始后悔为什么没带个录音机来,否则把这段声音录下来,可以给某类影视作品做配音了。但这时有一点好,屁股已经不觉得疼了,也不知道是麻木了,还是被更大的痛苦所掩盖了。又是一个多小时,行者这个强壮的牲口已经在目的地等我了,我们躺在草地上,草原上只有呜呜地风声和我粗重的呼吸声。

 

 

还有28km才能到旅店,这是太阳已经歪在天边,就快下山了。

没有废话开始赶路,青海湖这地方不能储存热量,太阳一下去,温度开始急遽下降,我出来的时候并没带秋裤,一条休闲裤加上一次性纸内裤让我下半身冻的冰凉。

又是5km,我已经有点撑不住了,问行者有没多余的秋裤,他也只有一条,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骑。

5km,温度继续下降,痛苦已经完全开始转化,什么酸痛,什么呼吸都忘了。硬挺着逆风死磕的同时,平生第一次感到了一种生命力流失的感觉,身体越来越衰弱,我心中这样下去,我说不定会挂掉,必须想办法。等我遇到在前面等我的行者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让他等我换衣服,我已经被逼急了,从把里把另外一条长裤掏出来准备换掉,寒风中拆行李的时候浑身都在发抖,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把两天差不多肥瘦的硬邦邦帆布裤子套在了身上,拉链什么的根本没办法系也不管了,哆哆嗦嗦的穿上鞋子继续赶路。

5km,两条裤子果然管用,慢慢的终于又开始感受到某种东西回来了,我知道自己又安全了。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生命力仿佛是一种有形的实体,与体力,精力完全不同。

还有13km,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我和行者在黑暗中摸索前行,我想起我给圣湖俱乐部老板做的不走夜路的保证,这次是违反规定了。好在这时候风开始慢慢变小了,下坡路也开始多起来,骑起来倒似没那么辛苦了。

(图片版权归行者所有)

还有8km,已经可以看到黑马河的灯火了,我们心里都盼着8km的预期统计是错误的,再骑2公里前面马上就到了该多好,看灯火好像是不远了。结果是统计是一点都没错的,这8km一点都不轻松。

1.  我们一直都仔细辨认着路边的白线前进,以防骑到沟里去,谁知有一段白线全无,只好推车慢慢前进。

2.  对面有些货车不断开过来,有一种白色的氙气大灯,晃过之后,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3.  临近黑马河的时候,一段诡异的下坡路出现了,由于视线不清,骑的心惊胆战,不停的刹车。

 

“路漫漫其修远,吾将终到黑马河“,到了旅店看到海洋的时候,我第一句话是”哥们儿你今天没经历这感觉,可是亏了“。

 

危险总结:

1.  逆风确实是骑行的大敌,后面如果有同学遇到不好的天气,一定要慎重。

2.  青海湖晚上温度下降的不是一般厉害,注意保温,衣服就是你的命,冻死一个人花的时间并不会很长

3.  夜路很危险,能不走就不走。

 

特别感谢:

1.一路上行者照顾有加,如果不是这头老驴一直鼓舞信念,今天能不能完成是个大问题。

2.事实上到了黑马河,发现自己已经接近垮了的边缘,那冰冷得十几公里的伤害是巨大的,吃饭的时候恶心头晕,完全是虚脱的感觉,还是多亏两位兄弟送水送药,让我能在晚上得以复原。

 

西方偏北4:初试锋芒

时间:2008.10.16
环湖第一天:西海镇到共和县下社
 

这次环湖的粗略计划是这样的,顺时针绕青海湖,与当地藏民环湖保持一致

第一天从西海镇到151     80km

第二天从151到黑马河,   74km

第三天从黑马河到刚察县   115km

第四天从刚察到西海镇       80km

 

早上醒来天已经大亮,出去吃早饭的时候发现地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这里和上海气候真是天差地远。

磨磨蹭蹭到九点半才推车出来准备出发,临上车前发现这个自行车骑行帽一头尖一头圆,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哪边是前,幸得旅店老板指点才弄明白,真是白痴得可以,汗一个。

 

从西海镇出来,沿环湖东路一直下去,一出西海镇,西北草原得味道就渐渐出来了,视野开阔,精神为之一振。

开始得一段路是草原,骑了不到几公里就气喘吁吁起来,我心里纳闷为什么体力变得这么差,做这个计划的时候,我觉得问题不大,因为当年曾用2个小时跑过20多公里的半程马拉松,所以我觉得对于自行车而言,每小时20km应该是相当容易的事情,但事到临头自己却如此得不济,不禁有些懊恼,正狼狈之间,发现前面有两个人,一个推车打电话,另一个在艰难前行,很明显是骑客,骑过去相视一笑,大家就了解都是同路人了。

这两个哥们来自郑州,黑衣服的叫行者,红衣服的叫海洋,都是经常玩户外的驴子。于是大家开始一边聊一边共同前行。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又翻过一个土坡,前面是常常的一段下坡路,上车以>60km的速度一冲而下,实在是畅快无比,同时我也意识到为什么前面走的那么痛苦,原来一直都在上坡。由于人眼是靠相对位置来判断道路的走势,在这地方有时候会有一些错觉,明明是上坡路,看着却像是平路,反之亦然,所以上坡还是下坡你应该参考的是你脚下的阻力,而不是眼睛。

后面的路一直在上坡和下坡之间转换,上的时候固然是痛苦万分,下的时候也畅快淋漓,我也慢慢的体验到骑自行车和跑步的不同,下坡的时候自行车固然很快,而上坡的时候它完全是你的累赘。又走了一段,前方开始出现青海湖的影子,我们开始兴奋起来,加油往前骑,一个大下坡之后,青海湖已经近在眼前,我们三个见路边铁丝网有个缺口,一头扎了进去想到湖边逛逛。自行车在荒草中穿行,远处是一片水面,近处几匹马跑了过来,我不禁想起我一个哥们喜欢朗诵的诗句,“大海啊,你都是水,都是水。骏马呀,你四条腿,四条腿”,

眼看离湖边越来越近,却发现前面又出现一条铁丝网,我们几个只好停在铁网前喘粗气。这时,一个中年男人,骑着沙滩小摩托从远处冲了过来,说这草原上的草是他家种的,骑自行车在上面会有伤害,无奈我们只好原路折回,海洋说“我们骑车会压坏,他开摩托车却没事”,深以为然。好在我们知道后面机会还多的很,于是回到公路继续前行。

 

再走一段,地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前面出现了一片沙漠地带,远处雪山依稀可见。这片沙漠景色相当不错,我私下YY恐怕沙坡头也不过如此吧?前面是一个大沙丘,大家都想上去拍拍照,路边却有一个女人在守着,左边那部分,她说里面种了树,不让上,右边她说可以上,不过要交15块钱,海洋和行者对这种占山为王卖沙漠的做法不耻,坚决不愿让她赚钱,而我是个没信仰的人,害怕后面好景不再,于是掏10块钱去滑了一把沙,当从高空冲下的时候,那感觉相当刺激,有点在锦江乐园玩跳楼机的意思。

由于沙坑很深,沙地又使不上力,从沙坑爬上来后已经累的七晕八素,上来稍事休息,跟卖票的女人一打听,原来我们才刚刚骑了30公里不到。大家于是振奋精神继续上路,后面紧接是一大段上坡路,这次滑沙对我体力的打击相当大,这个坡怎么都没力气骑上去了,只好下车推,谁知一下车,感觉右腿大腿肌肉一阵翻动,我心中要抽筋,赶忙绷住姿势慢慢调整,那一刻当真是吓出一身冷汗,因为只要一抽筋,这次的行程就算是泡汤了。调整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度过危机,却再也不敢肆无忌惮的发力。

这段沙漠区域并不大,只有几公里左右,出了沙漠我们终于有机会冲到青海湖边high了一次,又骑了15km到了湖东种羊场,我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由于我没带干粮,找个小店钻进去吃饭。出了湖东种羊场78公里有一处湖边风景甚好,行者和海洋正在一边等我一边吃饭,见我终于赶上来了,大家拍一通照片上路

这次上路前,行者帮我把包捆到了后车架上,真是帮了我的大忙,帮我把疼痛的双肩解放了出来,其实也怪我自己笨的可以从小就不会往自行车上捆扎物品,小时候去串亲,自己捆好礼品,等到了发现后座早已空空,东西已不见踪影,从那时候起,再也没有信心能做好这件事,所以这次出来干脆就双肩背着行李,折磨了自己一把。

环湖东路总共53km,下了环湖东路开始在109国道上骑行,109国道左边是雪山,右边是青海湖,景色相当不错,而这时候,屁股开始痛的受不了了。万幸地是上帝造人的时候把屁股造成了两半的,这一设计真是深谋远虑,我采取左屁股-》中间-》右屁股的顺序轮换着骑,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循环,终于赶到了湖东渔场,行者骑车下去玩,我和海洋都不行了呆在路边休息,这次休息相当长,再动身已经是6点多了,夜色渐现。

再累也得骑,下一站的目的地是151帐篷旅馆,还有10几公里左右。这次上路,我却莫名奇妙地恢复了力气,一路冲在前面,把海洋和行者抛在后面好远,当我快骑到151的时候,海洋忽然打来电话,说他们再后面找到一个不错的住宿的地方,由于151的住宿条件不好是出了名的,我开始骑车往回折,骑了1km左右,遇到一个长胡子的小伙子对我手舞足蹈的大叫,原来是店主的弟弟开车来接我了,问了一下他的名字,他说“豺狼!”,好吧,你骠悍!(后来想想难道是“才郎”?)

住处在151之前5km左右一个叫下社的地方,名叫扎西青年旅友之家(13997446326),干净便宜,确实不错。晚饭羊肉烩面皮酥油茶,边吃边和旅店老板扎西聊天,老板甚是热情。

1.  海洋和行者建议老板把旅店名字改成“扎西青年驴友之家”,创意不错!

2.  老板刚刚去过上海,说一眼就看出我是上海人,佩服!可是我是上海人么?

3.  旅店后面200多亩地都是扎西家的,牛B!相比之下我就可怜了,上海没有1平方米是我的!

今天大家体力都消耗甚巨,海洋更是可怜地出现了高原反应,一顿狂吃后,上床睡觉。

 

总的来说,第一天是用来磨合的一天,让我对自己的体力有了个理性的认识,也是个小小的考验。但好在青海湖的美景足够惊艳,一天跨越草原,沙漠,湖泊,和雪山多种地貌,这样的地方还是比较难得的。

而总体节奏我也是比较满意的,一边骑一边玩,遇到美景就停下来,赶路欣赏两不误。

西方偏北3: 各就各位,预备…

时间:2008.10.15
地点:兰州-西宁-西海镇
 

今天起了个大早,到兰州火车站还有二十分钟空余,找个人问有没吃早饭的地方,那哥们儿手一抬,指着对面一家店说“有,牛肉面!“,我当场跌倒,没办法,有什么吃什么,上吧。

 

吃完面,刚好检票上车,很不幸这次对面坐了一个傻B,看年纪已经不小了,却一路上唧唧歪歪不停的问一些白痴问题,同行的人被烦的一塌糊涂,我也看不下去了趴下睡觉,可见一个人到了成熟的年龄却还没成熟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拿着幼稚当天真又是多么的恐怖。昏昏沉沉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等再爬起来,拧开矿泉水瓶塞,又是噗的一声,我知道差不多快到西宁了。

 

西宁车站外有一条河,其实样子和规模都和巴黎的塞纳河有点像,只不过水浑的一塌糊涂。穿过“塞纳河“买了去西海镇的汽车票,离开车时间还有一会儿于是去吃饭,但谁知这次的小店彻底钻错了地方,西宁的羊肉泡馍和西安的比起来差的太多了,味道像清水泡大饼,草草吃了几口,在外面又买了个肉夹馍,一边啃一边去了车站。

 

去西海镇的汽车走走停停,开的很慢,阳光却是透过车窗爆晒在身上,暖暖的甚是舒服, 任由紫外线杀菌吧。等到差不多被杀成无菌体的时候,终于到了西海镇。

在西海饭店住下,联系了圣湖骑行俱乐部的老板小郭(13009705059),约时间取车。小郭人相当不错,见我只身一人又无长期骑车的经历,对我多加嘱咐,最后帮我挑了一辆车,调较好,连押金也没收就祝我一路顺风了。

 

一切妥善之后在西海镇闲逛,这个小镇其实还蛮不错的,规划的很好,另外这里还有另外一个称呼就是“原子城”,据说是当年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地方,还有一些纪念馆可以参观,这里晚上已经很冷了,所以我对原子城并无兴趣,只是迫切的想找个地方吃烤羊肉,但不幸的是这一点也没能够满足,所有的店都说已经过季了,不烤了。

 冻得的不行,只好带着遗憾回酒店,早睡早起吧,明天就要踏上环湖的第一天!

 

西方偏北2: 从到拉面

时间:2008.10.13-2008.10.14
地点:上海到兰州
 

因为直达西宁的车太慢了,我买了一张上海到兰州的车票,周一下午背包上路

 

一路上并无兴致和人聊天,除了睡觉就是看南怀谨的《易经杂谈》,或许仍然是受武侠小说的影响,我素来对中国那些有传奇色彩的古文化有兴趣。

现实生活中,身边总有人说曾亲眼见鬼神,或遇到过料事如神的算命人,我对此从不敢说信,因为我从未亲身经历。但是若武断的一概推论为骗术,似乎也非科学的态度,有些东西如能够连骗几千年,也必有奥妙之处。大学教育之后,我反而不再如以前一样确信唯物主义,这可能也是中国的意识形态教育所不能预料的吧。

 

《易经杂谈》买了很久,一直没有正儿八经的看,最早粗粗一翻,心中略生反感。像很多台湾人一样,南怀谨用了一些我非常不喜欢的讲解方式,就是把一些事情喜欢往现代科学理论上靠,而对于一个理工科背景的人来说,很容易可以看出有些说法的不正确,有知其一不知其二的毛病,南对科学的了解显然是相当有限的。

这次由于读的时间比较长,慢慢的开始看出些味道来,随着南的引导,大致了解到了中国的易经以及八卦系统的whyhow

其实说起来,中国的易经确实是基于一个非常科学的研究方法,学理工科的人都知道,一套科学系统是建立在一套基本规则和一套抽象符号的基础上的。比如简单代数由加减乘除和10个阿拉伯数字构成,靠这一套系统我们能处理现实世界中几乎所有的简单数学计算,能够推理,能够得到那些一眼看不出得运算结果,所以简单数学是个有用的工具。易经也是基于同样一个思想,它定义864)卦的符号,并对现实生活中的常见人事现象加以抽象,映射到这些卦上(这么说不准确,但找不到更好的表达),然后根据现实生活中的经验,指定了这些现象之间的变化规则,所以同理简单数学系统能帮你做数字推理,而易经系统能帮你做人类生活的推理,帮你得到一些并非人人都能看清楚得几步之后的变化。古人所说的某人会神机妙算,是因为他掌握了易经这套工具,所以能很快的得出常人看不到结论。我们都记得小时候,不用列竖式来做除法是多么得痛苦吧,类比可知《易经》的功用。

 

当然,基本思想是这样,事实上行不行的通是另外一回事,究竟人类复杂的社会生活能不能够抽象成64卦,本身也是个问题,抽象的粗了,没什么意义,抽象的细了,可能又会导致不完备。本来如果像哈佛商学院一样做个案例分析,古人如何做的就很容易一清二楚,但不幸的是 ,中国古文献中这一切细节却偏偏又失传了,只剩下诸葛亮,刘伯温之类的民间传说。这一切最大的罪魁祸首一个是秦始皇“焚书坑儒”,另一个就是我们新中国文革中的“破四旧“,想想真是让人恨的牙痒痒。

 

中国历史上的记载,似乎确实有许多人把易经运用到了集大成的境地,如果是真的,那就确实值的钦佩了. 而这一点也并非完全不可能,想想来老外用这套研究方法发展现代科学,只几百年就取得了现在巨大的成就,而我们老祖宗,从伏羲画八卦开始,已经有上万年了,说不定早已经成功了。想到这一点,心里是有些许兴奋的. 所以很想找一些现实生活中的牛b算命人聊聊,看看他们到底如何运用这套符号的,哪位伙计知道这样的人存在,可以介绍给兄弟。

 

一边看书,一边睡觉,一觉醒来窗外雾蒙蒙,已经到了甘肃天水,我忽然意识到原来这里是伏羲的故乡,过天水看八卦,冥冥之中有些事情不能不说奇怪,不知从什么时候火车速度忽然开始慢下来,像老牛一样晃叽晃叽的前行,旁边一哥们儿抱怨道“每次这车都要晚点一个多小时,就不能开快点儿?”,话是这样说,毕竟是辆特快,再慢也有到的时候,当列车员报告前方到站兰州的时候,看了看表,晚点十五分钟,旁边的小伙显得兴高采烈,好像这已经是天大的好事。其实我知道,这不过是我的好人品,给全车人带来的好运气罢了,心里暗暗说声大家不用谢,下了火车。

 

下车后,想喝口水,在拧开瓶盖的一刹那,忽然听到噗的一声放气声,矿泉水是非碳酸类饮料,不应该有气体,想来这应该表示这里海拔高,气压低吧。

出了兰州站,1路汽车直奔兰州大学,宿兰州大学第二招待所。兰大二招环境不错,最重要的一点是,大学校园总会给人额外的安全感。

 

时候尚早,扔下背包准备出去逛逛,兰州大学安静而美丽,网球场上的那些学生水平像我们当年一样的烂,跑来跑去的捡球。一帮男生抱着刚刚从电子市场买的机器,在路上互相大侃游戏。路边一对对小情侣彼此轻轻耳语。唉,校园生活真是令人怀念。

 

走出校园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去尝尝兰州拉面,这可是这个城市的招牌,兰州的牛肉面店多如牛毛,转了两圈后,钻进一个清真小店,我总是迷信的以为,只有不起眼的小店吃的东西,才能更好的体验一个城市的特色。店里只有我一个客人,三块钱一碗面,多加一份牛肉三块,热气腾腾的面端上来时,我早已经是饥肠辘辘,24个小时以来一直在火车上以香蕉和苹果充饥,早就饿坏了,端起碗来,风卷残云,等我捧着碗喝完最后一口汤的时候,我发现店里唯一的小伙计在张着嘴看着我,那表情分明是“这是哪个山沟沟出来地穷娃娃跑俺省城来了,么吃过牛肉面四不?”吃完以后,腹中温暖甚是舒服,但客观来讲这所谓正宗地兰州拉面也没什么特别地感觉,我也不过是太饿了罢了。

 

由于事先未做准备,吃完饭我也不知道要到哪儿去,于是就开始乱转,兰州地图呈长条形,街道命名方式相当有趣,用地是本省其他县市的名称,俨然是一副本省老大地做派,而从这一点上讲,魔都上海似乎更胜一筹,用的是全国各省的名称,隐隐中暗示自己有全国老大之像。但其实又有何用,我们的帝都尽管命名方式千奇百怪,什么公主坟,东四十条,还不照样被人赞一声有文化底蕴,稳坐首都之位。

 

地图上有个叫张掖路的地方标着红红的粗线,我跳上一辆公车杀了过去,到了之后这是一条类似南京路的步行街,繁华程度当然不可与上海同日而语,一路穿行而过并未发现任何感兴趣之物。

张掖路末端有个新华书店,走进去闲逛一番,打开一本胡因梦地书,书中聊到了她和李敖地往事,人真是奇怪地动物,明明是同一件事,李敖所说和胡因梦所说却完全不同,到底是谁在说谎?鉴于李敖平时地所作所为,我个人更愿意相信胡因梦所说,李敖应当是做了自我幻想式地美化。

 

从书店出来,天色已微黑,直接杀回兰大,早睡早起,明天赶车去西海镇。

 

西方偏北1: Buffering

 

 

小时候读武侠小说,绿林好汉一张大饼,两斤牛肉,吃罢上路的情节总是让我倍觉过瘾,现在想来其原因除了那时候比较馋牛肉以外,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也是十分让年少的我心动的,不需要有目标,兴之所至踏遍大江南北, 正所谓闯荡江湖,那该是何等的一种惬意。

 

毕业后的第一个项目做起来没完没了,压抑的时候常常YY,如何在放大假后闯荡江湖,一个人随兴的晃荡一番。

谁知项目一再的延期,我的计划也一变再变,不觉已是秋天,但万幸的是项目终于结束,我被release了出来了,大假终于开始。

 

我虽然不是一个很靠谱的人,但还是有一些理性的,自己深知在这个长达三年半的游戏项目中,身体状态已经一塌糊涂,以这个状态是什么都干不了的。所以出发之前花一个星期锻炼了一下身体,每天健身房6个小时,最终自我感觉相当好,按我以前的理论来说,是熵值得到了迅速的降低,无论生理和心理都日趋好转。

 

锻炼的同时,也尝试在做一个粗略的计划,几天Google下来发现我中华大地真是江山秀丽,可玩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有多少时间恐怕都能扔进去,想想平时上海的同学们往往把目光集中在境外游上,恐怕虚荣心的成分起了不小的作用。

计划连换几次,神农架,黄山,宁夏沙坡头 etc. 最终网上一张照片让我决定自行车环青海湖,如果还有时间就再去沙坡头看沙漠,总之,不给自己设定任何限制,想停就停想走就走,随时可以转换阵地,再跑去一个什么地方。这种完全自由的状态正是我想要的旅行风格。

 

于是,买票准备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