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猪和蝴蝶

      办了张上海图书馆的借书证,终于又有机会坐在阅览室里读书了,像极了大学的时候的自习,好处是并不需要占坐. 不知道其他人对于回忆是一种怎样的感受,于我而言怀旧感永远给我一种清晰的幻象, 一抹阳光,微尘的空气,一个人坐在桌前看一本读过许多遍的书.
       上海图书馆软硬条件俱好,出乎意料之外,完全不用和人打交道, 于是我拿到了那本<猪和蝴蝶>, 冯唐的文字不需多说,至少是好过石康的,而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人生态度更为积极,谋生于市井之中,有志于众生之外, 不时能激发你一下,不要绝望,你仍然有机会做你要做的, 这种生活中的双重人格不由得我不发出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