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逝 —一生之恋

1. 一世英雄终如梦,雨夜思君叹哀声.

 

冬天的后半夜,窗外雨又开始稀稀拉拉的下起来了,他一个人躺在床上,静静的望着远处发着白光的屏幕,他已经很虚弱了。。。

哗啦,他伸手想抓住鼠标,却不小心把它碰到了地上,他深情的又看了鼠标一眼,那是他的枪,他战斗了一辈子,从来都没输过,而现在他却没有力气把它捡起来了。

不过他并不觉得伤感,他是生物学博士,他知道自己的细胞端粒早就已经短的不能再短了,不能再分裂了,他迟早要离开这个世界的。
昨天,他听说那个人的死讯的时候,他在窗前呆呆的站了一夜,夜霜都结上了光秃的额头,然后他就病倒了,他是故意的,那个人都走了,他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哎… 他长叹一声,他这一生得到了许多,名声,地位,粉丝等等等等,而心理最希望的却偏偏得不到,"人生就是这样吧"他想,他心思其实是极为细腻的,以前他的对手总是攻击他是不解风情的理科木头,他们错了,他是高考文科状元,还写过诗,他写过很多诗给那个人,还曾经夜里偷偷的朗诵给他听,那个人曾经说过喜欢他的诗的。。。

 

2.  回首往昔初相逢,情诗浅唱相知听

 

那是在他们第一次相遇的饭局上,那个人操着一口东北腔说的慷慨激昂"我要办一个很牛的网站,只收牛人的博客,就叫牛博网", 旁边的彭剑律师皱皱眉头,躲过横飞过来的唾沫星子,向他撇撇嘴暗示此人粗俗。而他却根本没看见,他已经完全被这个健谈的胖子所吸引,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啊,粗旷中都是灵秀,和以前他见过的人完全不同,他肥胖的眼窝里射出直指人心的光,糟了,被看透了,他不禁双颊微红,长声吟道"君莫苦,且倾听。高歌一曲隐衷情。为酬千里相知意,吐尽缠绵梦里盟"。      。。。 咯吱– 那个人的座位晃了一下,显然被他的才情所震撼,"咳咳,好诗好诗,老板我买单"那人喊道。

从此他把他的博客搬到那人那个小网站,那是多么幸福的一段时光啊,那人处处护着他,私下里告诉他"如果我是牛博的老板,你就是老板娘",他觉得那人对他是真心的,因为那人愿意为他付出,当时牛博网有另外一个股东叫和菜头的,是个讨厌的死胖子,有一段时间天天夹在他和那人之间,终于他受不了了,在博客上发了一篇文章臭骂了这个和菜头一顿,和菜头是个没有眼力的,居然敢回骂。他气急了,一边哭一边打电话给那人,那人听了之后大怒,"这傻x居然敢得罪我的人,看我不办了他"。接下来的事情让他扬眉吐气,那人把和菜头臭骂一顿赶出牛博网,那人骂人的方式可真有趣,像说相声一样,后来那人打电话问他还满意吗? 他眼眶湿润,握着电话久久没有出声,只有呼吸越来越急促,可那人听了一会儿说"你如果不满意我会伤心的,我特别在乎你的看法",然后就挂了,他很生气,"这个木头,这个混蛋,你为什么就不懂呢?"

 

 

3.   恨起红颜扰郎意,拔刀怒向芸芸生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他压根就没想到会败给一个小姑娘,她的名字叫柴静,是个记者,这个女人很怪,不喜欢名牌,不喜欢豪宅,却偏偏喜欢和一帮老男人谈人生,其中就有他的那个人,因此他早就看她不顺眼了,找个机会骂了她,说她是"文科傻妞",没想到小姑娘处事镇静,居然回应的有理有节,他大怒欲待再骂,那人却跑过来让他适可而止,于是他真的愤怒了,在他看来哪有为小三批评正房的? 那是他人生第一次失控,把私下和那人说的话都抖了出来,那人也被被激怒了,破口大骂。终于两人不可收拾,他离开牛博网,和那人成为了仇敌。

他受伤了,再也不能接受别人对他的冒犯,任何人都不可以!他和所有人战斗,甚至不只是人。

任何人,不管说过他多少好话,只要批评他一句,他就视为终身仇敌。
任何媒体,只要有一个记者说过他坏话,他就把这个媒体拖入黑名单,即使这个媒体里还有一百个人支持他。"讨厌"他想,"这个媒体领导敢收留我讨厌的人,就是他的错,讨厌讨厌讨厌,我封杀它们!!"

 

 

4.  相思到底终无用,巧计他日与君逢

 

他走的越来越远了,可是他知道自己不快乐,他时不时的想起那人,于是他有时候做奇怪的事。

他故意和一个叫司马南的人搞在一起,其实他打心底里看不上司马南,他的观点多傻啊!但他不管,他就是要让那人伤心,"他至少会觉得好奇吧?"他想。

但那人似乎很忙,据说那人在牛博网被关闭后,又开了一个英语学校,然后一心扑在事业上,到处给人演讲,"讨厌!"他想,"那些段子本来是应该只讲给我一个人听的。他难道已经把我给忘了吗?“

他从小就是一个自强的人,一个人读书做到文科状元,一个人拿到美国大学的通知书,一个人努力成生化博士,一个人和学术界的万千罪恶作斗争…   他知道自己的幸福只能靠自己,于是他暗暗下决心,他要搞垮那人的英语学校,”这样他就又能想起我了“ 他想。

他的计划是周密的,他了解那个人的本事和江湖人脉,他知道如果不把那些人脉给掐断,他永远都不能阻止那人。

这年代,做企业是需要融资的,没有了潜在投资者,一个小企业恐怕会永远是个小企业,以那人的性格,他是不可能一直守着一个小企业的。

他极其精确的找到了突破口,那个叫李开复的天使投资人,那个白白净净号称”青年导师“的中年男人,他太了解这种人了:一个人的履历漂亮,眼界开阔,他就很容易轻视他的追随者们,他会觉得他们容易骗,尤其在他们不了解的事物上! 而且这种人还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脸皮薄,皮肤沾上一点灰尘他们就想擦。 这种人在他眼里不堪一击。

他的攻击漂亮而简洁,他有意让人把李导师和去年他打过的”唐大忽悠“联系起来,然后《李导师列传》中找到一处不实,借力轻轻一点,李导师轰然倒下,伴随着李导师倒下的还有 薛蛮子 王利芬 ….  他叫他们”天屎团“, 哈哈,好好笑,他给人起外号向来有一手的,他可是文科状元。

这一战,他在江湖上声威剧增,那些江湖名流闻之望风而逃,一时间无人敢樱其锋,江湖上素知他与那人恩怨,除了那个楞头青雷军以外,再无人敢靠近那人半步。

他看不上那个雷军,一个扯民族大旗做软件起家的人有什么出息,他从容的开始了第二步,他要亲自把那人的英语学校打垮,他要毁掉那人的名声,在他看来,那人之所以离他而去,就是因为外面诱惑太多,既然那人不能自觉抵制诱惑,他就让诱惑远离那人。

他说那人违法,这一招又狠又准,那人流氓起家,又在流氓国家开学校,能把事情做完全妥当了才怪,一切顺利,三下五除二那人就只剩左支右拙,期间,两个人打打骂骂,宛如调情,仿佛又回到当年时光,他倒有点舍不得结束了… 他把剧本都写到15季, 只希望这场架就这么一直打下去, 有几千万微博关注,更是把他兴奋的心儿扑扑直跳。

 

 

5.    艺高妒深冲冠怒,枪挑寒郎只为情

 

江湖到底不是一个人的江湖,一个叫麦田的讨厌鬼冒了出来,他指证另一江湖小白脸韩寒欺世盗名,乃是人造,韩寒成名已久,江湖中追随者无数,月前更以”韩三篇“掀起轩然大波, 麦田质疑声一起,微博江湖直如炸了锅一般。

他对韩寒本无兴趣,一个小白脸有什么了不起呢,会微积分么,知道DNA碱基对儿么,这都不算,他会写《鹧鸪天》么?  话是如此,但看着自己这边的观众走的快一个不剩,不由得心中暗暗着(zhuo)急,于是恨恨的在微博上发了几句牢骚。

哪知那韩寒也是个不长眼的,居然反驳,而且居然半夜里打电话给那人,再一深究可不得了,据说韩寒和那人08年汶川地震曾同行赴川救灾,路上没有旅店,竟然同睡一个帐篷,而且说不定还不止如此。

他简直气疯了,深夜双手颤抖把键盘碰得噼啪乱响,嫉妒犹如毒蛇紧紧的缠住他,他要复仇!他要复仇!

年也不过了,他迅速下载了所有关于韩寒的资料,彻夜研读,他要把这个小白脸搞臭,一回到他的专业领域,他就迅速的冷静了下来。

—-这种少年成名的公子哥儿缺的是严谨,好的是虚荣,这么多年下来牛一定吹了不少,而且少年人脸皮薄好勇斗狠,说他吹牛他一定是不认的,这是突破点之一

—-貌似这厮名声还不差,正面攻击似乎困难,但他的朋友则未必,什么 马日拉, 路金波,人多嘴杂,总有彼此对不上的地方,可以指正他说谎,一个说谎的人还有什么道德可言。

—-对了他还有个爹叫韩仁均的,貌似在党报工作嘛,这可是个好卖点,哎呦,居然早退休了,还不是党员,可惜了。什么? 他写过一本书叫《儿子韩寒》? 太好了,父亲写儿子,有历史以来就没有客观过,肯定有吹嘘成分,这本书得好好研究研究!

一晚上研究下来,他已经心里有了数,

1) 可以先使用”方式乱枪法“,声东击西,破其锐气, 让其自乱阵脚,看不到主攻方向,乱其心志

2) 让他的狐朋狗友出来说话,关心则乱,言多必失,然后把他们的言论列出来给观众看,动其后援

3)  这么多人都说他是天才,这可是犯忌讳的事儿,微博众数以亿计,活得蝇营狗苟,我们都不是天才你是?  大家不怀疑你有猫腻才怪,这是主攻!

一切依计而行…

 

 

6.  夜冷灯清无人应,倩魂归去待来生

 

再华丽的战斗也会落幕,他是战无不胜的巨灵神, 他倒是挺喜欢韩寒的那句话”一切都没有意外,只是多了了些波折“, 那场战斗路金波,马日拉等敌人也提出了些有价值的质疑,还傻呵呵的让他回应, ”笨蛋!“ 他想, ”我怎么会按你们的节奏出牌“,每次他都是从中挑一个小问题,轻描淡写的嘲笑一下,然后回避掉其他,粉丝们从来不觉得有任何问题,留在他们眼里的只有他那些有理有据的质疑。

除了那些榆木脑袋的韩粉,已经没有人反驳他了,毫无疑问他胜了,他感到有些落寞,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他用马甲给那人发了一封私信:

我爱罗: @罗永浩可爱多,我这一生,你知道我得意的是什么? 不是揭露了多少骗子,也不是做了多少科普,那都很容易,证明鸡蛋是白的有什么困难的呢,拿给他们看就是了。 比这更厉害的是,有几次我居然成功证明了鸡蛋是黑的,那感觉真是太棒了,所有人都围着我叫着跳着“原来是这样啊,你好利害”, 我真想笑啊。你觉得我厉害么。Love :P.

没有回信,没有回音….   永远的安静….

…时光荏苒,很多年过去了, 微博不再流行了,那个人没再找过他,

有一天晚上,他看了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在那首《挚爱》中他泪流满面,喃喃自语”我们就是都太骄傲了,为什么我就不能顺着他一点呢? 你也是,你只要稍微温柔的劝劝我,我有什么不能放弃的呢…“

….

….

….

如今,那人去了,他也要去了,在快要失去意识的那一个,他看到眼前闪起一片白光,莫非人死后真的有个阴世?他心里一跳, 那白光慢慢的退却,中间分明有一张胖胖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