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准

何等好的一部电视剧素材,不逊色于《活着》的震撼,却远比《活着》高尚,最重要的是,如此戏剧化的情节居然是真事!

有人敢拍么?

TDS-CDMA ,这到底是个啥?

      n年前就听说中国要发3G牌照了,TDS-CDMA要完成了,可没想到居然拖了这么多年,一切还是没有真正明朗. 而CDMA2000,和WCDMA已经商业化很多年,眼看3G即将过去,4G即将到来le. 而我们的GSM依然坚挺
 
      说实话,我还真对TDS-CDMA这东西不了解:我们是不是真的比人家优秀?国家花这么大力气不知羞耻的一拖再拖真的值吗?这是个伟大的坚持,还是个说不出口的笑柄?
 
     做通讯的兄弟们,谁给俺释个疑?

未来的未来

    刚刚和Vanly聊到累,最近工作到稍晚就四肢无力,如果不休息甚至可能影响第二天的工作,
 
    想起做学生时在实验室奋斗的一个个通宵,有段时间为了做点东西不让导师来烦我,故意黑白颠倒,关掉手机,夜夜边干活边听《一个容易受伤的女人》,每天早上啃着肉夹馍回宿舍睡觉,以至于手机开机那天,老板像找到了上帝一样兴奋,那时候似乎总有精力,那年年方24。
 
    然后工作了,发现通宵已经撑不住了,但那时候工作瞎积极,没什么事也经常加班,累了和Evan回到住的地方,肯两个鸡爪子,吃薯片,扯淡,谈人生谈理想,也觉得是人生一大快事,一无所有倒理想大把,那年26岁
 
     一个项目做了3年多,感觉复杂却无从说起,渐渐发现加班也快要加不动了,常常感觉自己就像一碗水,晚上接满白天倒光,或而入不敷出,今年我29岁。
 
     经历越多,阈值越高,承受却越底,岂不矛盾?

雷欧,雷欧,森林大帝

几天前忽然想起一件事。
小时候在姥姥家看过一本连环画,是残本,无头无尾。讲的一头叫雷欧的小白狮的历险,具体已经记不清了,好像遇到大群的蚂蚁,然后被埋在土中死而复生。
依稀记得画面有些后现代,并不少儿化。颇为怀念。
今天在网上发现,出了一部动漫电影叫《森林大帝》依稀就是当年那部漫画的重拍版本, downloading….!

不是圣人,不是傻瓜

越睡越清醒了, 一种身上燥热胃里冰凉的感觉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终于让我爬起来写几个字。
 
长久起来,时而把自己当圣人,时而把自己当傻瓜,而事实你恰恰和其他人一样,只是介于两者之间。
做不到圣人的伟大,也承受不了傻瓜的无知。
 
有朋友一再告诫我不要情绪化,可是绝对理性的人生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从始至终,我都相信,我的存在有其自然的意义,失败永远不会导致妥协。

Security Suite

一直没装杀毒软件,机器伤痕累累,想起上学时用过的Kaspersky,下载了一个装上,
居然是中文版,赫然入目的是它的名字:
 
卡巴斯基互联网安全套装
 
真Tm有创意!
 
 
Ps.据猜测,英文名应为 Kaspersky Internet Security Suite。

暂且封笔

文字具有消沉的力量,
她使我们视界被放大的忧伤和彷徨所充满,
她一次次把我们诱导到失控的边缘,然后不负责任的离去,勾引我们思考陷入。
 
伤感不应作文,正如忧愁不适饮酒,
这生活它太硬,太粗糙,
如果一个人的神经不能避免被磨砺,就只能让它变得不那么敏感。
 
准备走到对立面看看,
尝试一下别人的生活方式。
所以,必须暂停写space,
这东西阻碍我的投入,让我一次次回到起点
 
一两个月,或者一两年,
但我相信我终将回来。
see you, msn space!

复杂

一次次打开space,一次次关掉。
心情从未如此复杂,
很多话想说,却一句也不能说,
 
心理承受的域值在显著增大,
失去所有的敏感,以便承受更大的刺激,这是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