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文化?

一直不理解一件事,很多我欣赏的人物谈论起金庸来总会说其没文化,每每此时略感郁闷.我的观点完全相反,而如果要在我和那些人之间挑一方错的话,我的概率是极大的, 毕竟一大批聪明人同时犯一个错的机会比较小.
可是没文化在哪里呢?所谓的文化又是什么呢?如果一个人做了一件事,而别人做不到,这还不够有文化?古今小说家中,连言清和色情都算上,如金庸者几人?

牛博网的倒掉

牛博已经被和谐快两个星期了,看来短期之内是不能恢复了,虽然老罗信誓旦旦的说牛博即使变成驴博也会再度会归,但时局混乱一切终究未知,牛博从此作古也极有可能。

读牛博有一段时候了,在成千上万的大众洗脑媒体中,有牛博这样的异类实属难得。而牛博并非只有言论自由而已,罗永浩挑选的博主群堪称中国独立思考能力之最,钱烈宪,连岳,冉云飞,梁文道,莫之许,韩寒,张五常,茅于轼……才华之外,个个有自己的想法和见解,读之甚快,有久秘逢大便之感,用老罗的座右铭之“彪悍”二字形容恰如其分。

我个人是很羡慕这帮人的,要知道这帮人大部分早已功成名就,在一个可以因言获罪的国家做这些事情,实在是需要点伟大的人格做理由的,而对于被洗脑多年芸芸众生而言,也没有人会理解他们,你从大街上抓一个上海人问问,他多半会觉得这些人是疯子,闲着没事干点啥不好,抓一个北京人,他会说这帮混蛋都是卖国贼,我遇到要灭了丫挺的。

这是个压抑的社会,  价值观的单一化,不给任何创新思维和个性化人生态度机会,让小白领们把一辈子都献给房子,别去惹那么多事,不仅是党和政府的愿望,也是社会和人民大众的愿望.

这是个没有自由的社会, 你对自由的权利仅限于选择是吃馒头还是吃窝头,你如果说你想吃牛肉,那么你这个想法太邪恶,为了不让人民大众被干扰,政府有关你的权利, 而人民大众对政府的做法也感到有必要.

这是个不公平的社会,人民公仆花主人人的钱,从来不需要主人同意, 而主人们从来就没想过这件事.

这是个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社会, 论坛上,生活中,傻逼言论,傻逼人物层出不穷,更为有趣的事,这些傻逼人物都认为自己爱国爱的要命,高尚的不知道南,深刻的找不到北

这种现状,让人想起五四,这种境界让人想起鲁迅。

从前总觉的历史离我们很远,而实际历史就在我们身边默默的被创造,无论牛博未来如何,这是个历史事件,我们虽然不记得,但有人会记得.

牛博网wikipedia 中文:

西电终于出名了

在采访中,当记者询问到学校对保护学生个人信息有何规定时,宣传部长强建周勃然大怒。
  记者:学校对学生的个人信息的管理上有什么样的规定吗?比如说能保障学生的个人信息不被泄露?
  宣传部长:你这个,我跟你说啊,你现在别按照你的思路,你跟着我的思路走。我们马上要在网上公布消息,而且要占领天涯,占领你们所有得到信息的渠道,所以你再不要挖这个事了,这是学校的一个集体行为。你一问我就理解你想做啥,你想说学校对学生的信息是否应该保密?
  记者:那你觉得应该吗?
  宣传部长:不是应该不应该,我们为啥要向银行保密?银行他是个信用单位。
  财务处长:银行还要替储户保密,你懂不懂?!
  记者:但是你们不应该对银行透露啊!
  财务处处长:我为什么不应该向银行透露,为什么不能给银行呢。
  记者:行,那谢谢你吧,我们了解情况了。
  宣传部长:您稍等一下,既然来了啊,既来之则安之,西电是阳光的……
  记者:那我们就先走了啊,谢谢。
  宣传部长:先请坐,先请坐。
  记者:不用了不用了,我们还有别的工作!
  宣传部长:你先别走,你要这样,我可以让保卫处来扣留你!我可以马上扣留你!
  记者:你为什么让保卫处来扣留我呢?
  宣传部长:你学习过这个没有,请坐,学习一下,让我们秦老师给你学习一下。
  记者:我的采访已经结束了,谢谢您配合我的采访。
  宣传部长:干嘛啊?!啊!找门卫把她扣住。
  记者:您刚刚说什么?
  宣传部长:叫门卫把她扣下来!我今天要做一个轰动全国的事情!来!我要做一个轰动全国的事情!
  记者:我的采访已经结束了,我为什么不能走呢?我的采访没有任何违规的地方!
 

Fans就是这么招人烦

       愤青一点的讲,这个世界上有知识的人很多,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确实不多。
       近几年来,一些公司也开始有了fans,谈数字消费,总是apple的好,谈网络,总是google的好,谈游戏,总是暴雪的好。
       没错,这仨儿公司是不错,夸两句理所当然,可同学们也别太过了啊,什么事儿一跟盲目沾边就可以算sb了,
 
       现实是:1)大波罗三看截图画面就比crysis好不只一点儿,不承认你就是没玩过游戏
                  2)Iphone 那就是好,因为那根本不是手机,是战斗机!
                  3) google里边儿那两个o就是比microsoft里那俩儿要圆,您可千万别和他争,这是真的…
 

谁比谁勇敢

 

    看了一新闻,说是一个叫王千源的留美学生,试图在藏独和非藏独之间做调停,而被骂做“汉奸”,本人及父母都受到广大网友的威胁,甚至需要警察保护。
    厉害厉害,人民的力量真强大,不愧是文革前辈们的后代,谁敢在精神对抗我们,我们就要在肉体上消灭她。广大人民在这一刻,英勇的一塌糊涂。
 
     可是?
     当爱国的成本低到不去家乐福就可以,当卖国的成本高到生命要受到威胁,到底是谁的表现更勇敢?
 
另外,又看到另外搞笑得一段,大家分享:)(注.引自网络,免责)
王千源其人其事: 高中同学评价

  关于改名:“她本来叫王佳妮,改名是第一年没申请上好学校,特意改名重新考试申请。”
  关于整容:“我有个哥们也是青岛二中的,刚刚无意和他提起王mm以及王mm的一些事迹,那个哥们就怒了,他说王mm在学校时就是个人才,天天扬言要嫁给美国总统,因追求某男生(我觉得是我那哥们)被拒,于是就去整容,后来还改了名字!王mm还说哈佛大学请她她都不去!王mm的年龄应该在21岁左右!”
  关于政治:“王千源这个人,和我是高中同学,比我高一届,她高中的时候叫王佳妮,而且长相也和视频中的很不一样,因此坛里人说的她曾整容并非虚无。我认识她,因为两个,一是我曾经在青岛…

无力反抗

在我眼里,中国政、经改革的实质,是用压缩的社会民主、个人自由的空间的方式去抢时间,以赶上或融入世界前进的脚步,像用一群长跑运动员去追一群全面发展的人,恐怕追上以后两拨人也没什么好聊的,当你准备好了与别人去谈财富的时候,才会发现,那一拨人的话题里,财富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他们也许正在谈健康,知识,宇宙开发,谈人类性质的改变。“

                                                            引自石康 2007风凉话(十六)——单边财富革命制造对立

    石康同学越来越会打比方了,已俨然得到了叔本华的真谛,长此以往,这厮可能真能在人数不多的中国文化思想届获得一席之地,最好让他多受点儿苦,历史证明"受苦是哲学家的亲娘".但现在貌似不太可能了,这厮太懂得平衡了,一部《奋斗》拍红了,类型也就变了,恐怕最多也只能成为思想届的“爱迪生”了.

    不管他会成为什么,在读到石康同学的这段话时,还是自己小小心酸了一把。一方面认同他的看法,感叹价值观的一致性,深有知音之感,另一方面自己又恰恰是他所说的大堆的牺牲品中的一个,更为讽刺的是自己完全无能为力,只能眼看眼的浪费时间,为了不是自己理想的东西而奋斗!

    知道不对又能怎样,作为人的根本首先是基本需求,你必须要吃饱饭,穿暖衣,睡好觉来满足生理,然后要有朋友,有家庭保持正常社会关系,避免边缘化和变态,来满足心理。然后你才有有资格谈其他的。

    当然,叔本华窘迫潦倒一辈子,没有变态没有发疯,但那完全是个意外(也许跟晚年的功成名就有关系),绝大多数人在压力下的结果就是混不下去,通常来讲应该比尼采疯的早点儿吧,人家也算是意志坚强的人之一啊。就个人来讲,自认为不是强大精神力的拥有者,还是慢慢来吧,再多花点儿时间积攒点资本的好。

    再说了,谁愿受苦啊,爱迪生谁不想做啊,生活富足搞发明,简直就一个字“和谐"!,就算少发明几件东西也值了。由此可见,石康同学的策略还是挺聪明的,一方面挣钱解决矛盾,一方面天马行空,干点自己想干的。

    信马由缰扯了一圈儿,自己又把自己说服了,不错,回回都这样,从软件角度来讲,人的"健壮性"还是很强的,上帝真tm伟大。

    而耳边萦绕的,俨然就是很多年前看到的那句流行语,“生活就像被强奸,如果你不能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吧!”

2007年1月1日, 我回来了

 
尝试别人的生活失败,我回来了
 
 
 一个理想主义者放弃自己的理想根本就是一场灾难,因为这会让他发现,除了理想他实在一无所有。
 
我们都是不同道路上前行的孤独者,偶尔与他人有交叉,给你欣慰的感觉,但你终将坚持自己的路,于是分道扬镳。
 
这是一场挑战人的动物本能的战斗,绝大多数人心智不够强大,有时候不得不选择妥协,避免崩溃,因为这至少还有机会。
 
 
 
 
无论如何,2006 已经过去,2007年是一个或真或假的新的开始,面前困难重重,但依然一切皆有可能, 老天让我多活几年,一定有它的用意(:D,唯心主义让这个世界充满乐趣),
 
本年度的原则是“善待自己“,  尽一切可能让自己快乐,照顾好自己的生活。

唯有歌词不尴尬

一个赵丽华又挑起了大家恶搞的兴趣,恶搞总归是好玩的.关于诗人,关于诗歌,从来没有这么有趣过. 人们忽然发现那些人整天炫耀卖弄的东西,原来似乎一钱不值,不上去踩一跤是说不过去的.
 
诗人这个title早已就变成了贬义, 你说一个人是诗人,无异于骂他装腔做势,附庸风雅. 而事实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以诗人自居, 并把写的东西拿出来唬人博名利, 更为难以置信的是,很多人都能被唬住,只要他写的够晦涩,够不知所云,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也不好说谁的IQ比较高了.
 
实际上,个人觉得关于现代诗歌,如果你想靠此博名利,唯一不尴尬的出路就是成为歌词,可以被传颂,甚至以此谋生. 关于此点与80后NB韩的观点倒也颇为一致.
 
所谓诗人,写东西没错,有自己的信仰认为诗歌天下最大,也没错, 毕竟是你自己的事
错就错在, 还真就正儿八经的以诗人自居,并试图从中获得什么. 大众的智商是偏低,可也不是那么好唬的:), 何况就算你真有两下子,人家不吃你这一套总可以吧?
 
胡言乱语了一顿,我真正想说的是, 其实这个世界,恶搞才是最有意义,最说得出口的事,
忽然想起,刚刚从阿毛兄(http://jj1yy.spaces.live.com/)那里看的一个段子,发现只要加上几个回车,那也是一优秀的现代诗:
 
一个女人哭了
只有
两种可能
 
一种是
有了
 
一种是
没了
 
 

装蒜

都是在装吧,谁比谁境界高阿,
 
当一个人穿的衣服,吃的东西,看的电影,听的音乐成为对其品味的标榜的时候, 一切都变的好玩起来了,品味和生活方式之间的因果关系变得越来越模糊,你甚至没办法说到底谁导致了谁?
 
对一种生活状态的羡慕引发了对所有形式表象的模仿, 于是,类似东施效颦的笑话就一再的出现.而可笑的程度也让人诧异,有时候会想,这些人到底有没有大脑,还是大家在共享同一个大脑,因为他们的行动如此的相似,慢半拍并且开始大声的表态.
 
必须说明,见风使舵是不要思考的,这是一种现代人的本能, 你不见前天的小燕子的粉丝,开始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最鄙视<还珠格格>了,而昨天的超女的积极参与者,开始表示自己从不看这种庸俗的电视选秀, 成千上万的人高喊着,看,我是多么的不同凡俗. 而最早发表这些观点的人,早就深埋在黄土以下.
 
也许是自己太认真了,成千上万的人乐此不疲就说明这个社会根本不需要真正的品味, 大家装一装,谁都不要捅破那层纸吧,好吧,你有品味!
 
 

拒掉的礼物

 
不知名的森林深处,
感受夜的温度,
嘴角的一丝痛楚,
让我觉得舒服.
 
她在前方漂浮,
面容若有若无,
眼神中些许愚弄,
曾是神给的幸福.
 
瞬间妖孽进入,
晦黯血肉模糊,
腥臭步步靠近,
我却没有恐惧,表情麻木,
任它利牙,摩擦我的白骨
 
 
痛苦,痛苦,击穿我的限度,
目光幻化,遥远的水晶之都,
洁白长阶的远处.
你身影萧瑟孤独,
依旧轻蔑的笑,
看穿我虚假的冷酷.
 
我说我不在乎
我说我不怕输
谎言刹那被粉碎,
所谓坚强,
不过是为了掩饰错误
 
骄傲,糊涂?
放弃你的礼物.
却选择,此刻与肮脏怪物拥吻
让它的触角
在我脑体陷入.
 
 
PS.想靠这个调整心情一把,未遂
PS.看了周杰伦新专辑歌词,试图模仿一把,未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