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苏州》

在苏州晃荡了一天,回来了,忽然又有了写作文的欲望,
 
打开space看看这一段时间的挣扎在blog上留下的痕迹,忽然觉得有些可笑,大堆的期期艾艾,hoho,好一个凡夫俗子!
写下那些文字的那个人是谁?强烈的陌生感。 原来,一个人非但无法完全了解别人,其实连了解自己也都不能够。
 
好吧,作文。
 
一. “why“及“蒋先生“
 
来上海这么久,从来没去过苏州,甚至从无欲望。
烦躁的星期五,给了我一个在异乡古镇喝茶的幻想,这股冲动强烈刺激了我,于是给苏州同学蒋先生发了个短信,下班后背包冲向火车站,快乐从不来自别人的给与和怜悯,而来自于自己创造愉悦的能力。
 
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蒋先生,我同学蒋先生是鼎鼎大名的!
为什么?
好,那我们讨论一个问题,
 
1.看过古惑仔吗?
a.看过,转到2
b.没看过,转到3
 
2. 洪兴社的老大蒋先生(蒋天生/蒋天养)总该知道吧?
a.知道,转到4
b.不知道。我靠,你丫到底看过没?滚回1 重做!
 
3. 国军领袖蒋介石先生知道吧?
a,知道,转到4
b,不知道,好,你狠,憋死我了,到此为止吧
 
4. 这下明白为什么蒋先生鼎鼎大名了吧
a. 明白了, 答案A
b. 不明白, 这和你同学有什么关系,答案B
 
A,你真配合,我不得不说你智商真高!
B, 呵呵,没关系阿,我有说过他们有关系吗?
 
 
🙂 好,跳出,continue…
 
二,票贩子传奇
 
    没有准备的行事方式总会遇到没有预想到的困难, 到了火车站,发现竟然买不到票(当然,其间我毫无悬念又被警察哥哥抓去查身份证了-_-!!!), 汽车总站也是干脆的一句话,没票! 这两个字让我沮丧至极。
    出的站来,转了几圈,居然连有用的黄牛都遇不到几个,黄牛阿,你可知我在召唤你… 我的小宇宙的能量不断地增强,几乎快要照亮整个车站, 终于有个一脸苦大仇深的黄牛哥哥出现了,声称有票,60块,在另外一个车站,带我去拿。时间不早了,我终究不甘心回家,于是答允!
    可是,可是,然后…, 那个黄牛哥哥众目睽睽之下,推出一辆二八大驴,对我大叫一声,“快,上车!“, 狂汗-_-!!!!!
    …无奈,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只好坐上自行车后座,那哥们甩开两条腿,于是,少年啦飞驰!
   
    东邪西毒中说“一个不穿鞋的杀手是不可信赖的", 那么,一个骑自行车的票贩子呢?于是,一路上我一再询问,是不是真能拿到票?他信誓旦旦,没问题!
    约莫一袋烟的工夫,满身大汗的票贩子终于把我带到那个汽车站, 他一个箭步冲进购票室,把钱从窗口递进去,我靠,原来是现买,晕倒!
    不幸的是,售票员一声“卖光了“,彻彻底底伤了两个苦命人的心。黄牛哥哥回过头来,张口结舌满头大汗….
 
    他求我给他5块钱/理由是他满身大汗
    我说我不能如此/你让我处境艰难
    现在/我已无依无靠
    所以/这事儿/你还不能不管
   
    他支支吾吾/我死打烂缠
    最后结果是/驾驶他的二八大驴/我们冲向下一个车站
 
    又是一个汗流浃背的飞驰,其间我狠狠批评了他的工作方式,他连称喏喏。车停下来的时候,他已上气不接下气:).
    这次运气终于还好,我搭上了一辆去南京的过路大巴。
    直到上车前,我满脑子都是刚刚发生的一幕:票贩子哥哥一脸歉意,手拿我给他的十块钱,回眸一笑,背影消失在夜色中。不知为什么,略感辛酸。
      
三,哪儿跟哪儿
 
      已经是8点了,上车后发短信给蒋先生,告诉他我已启程,经历一言难尽。   
      终于大巴驶上高速,超越时周围车灯如流星飞舞,我是谁,为什么,做什么,一切如同梦幻。
 
     
     忽然蒋先生短信“怎么还没到,不是据说无锡到苏州20分钟就能到吗?你坐到上海去了?“
     这个短信把我震惊了,我半晌不能反应,最后,终于用颤抖的双手回了一条短信“同学,我是谁?“
     又是一段沉默,蒋先生再次发来短信“原来是你啊,我的手机短信不能显示姓名,你中午打电话说要过来找工作,没想到晚上就来了,我还以为你是***呢“
     我靠!天旋地转,我晕倒在汽车上,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我啥时候给你打电话说要去找工作了? 直接回短信“我是**!!!!!“,-_-!!!!!
     … …
 
     那大巴开了足足有1小时40分钟,把我扔在荒郊野外的苏州高速上,司机指了一下出口方向,绝尘而去…
     我翻过一条又一条的栏杆,冲刺过飞驰的车流,摸黑趟过那些黑乎乎的荒草空地,终于来到了高速出口,一位好心的的哥已在那里笑容满面…
 
     到夏园新村已经是夜里10点多,蒋先生笑容可掬出来接我,“原来是你啊,我一直以为是***呢,太巧了,这周我还想去上海找你呢…"
     他一边说,一边摆弄着他的那台在2000年时号称“机皇“的motorola 8088, 他的这款手机短信不能显示发送者姓名…
 
四,藏书羊肉/金鸡湖/星级厕所
 
    和蒋先生到夏园新村对面的小区去吃羊肉火锅,店前书四个大字“藏书羊肉“,不知该读zang还是cang,据说是个地名。凭良心说,味道非常不错,待吃完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委实吃多了。
   撑得难受只好去散步,目标金鸡湖。穿过苏州工业园区,蒋先生一个个数着路边工厂的名字,据说都是顶级大公司,而我除了AMD和三星,日立等寥寥几个公司外,其余都没听说过,世事变换,我已离开半导体行业太久。
    明月,无云,宽阔的路面,边走边聊居然很快就到了,湖边灯火阑珊,像极了无锡太湖边。
    夜已深,无人喧嚣,湖边每隔不远就会有一所修很漂亮的房子,万万令我想不到的是,那些居然都是公共厕所,和蒋先生挑了一家享用,内外都堪称星级,漂亮干净。蒋先生不无自豪地告诉我,苏州的公厕可能是全国最好的,而且全是免费的… 我想想上海,自叹不如。相机和手机都扔在蒋先生家里,不能和这些星级厕所合影留念,不无遗憾。
    回去的时候,十几辆一模一样大巴呼啸而过,蒋先生说“流水线上的女工下班了…
    
五,百分之百女孩儿/村上春树
 
     睡前从书架上发现一本村上春树的小说集,蒋先生说“没意思,很多关键的地方都有删节“,我心里暗暗思量,莫非这厮把这本书当黄色小说来看了??
     书中除了那篇大家耳熟能详的《挪威的森林》,还有一篇叫做《百分之百的女孩儿》,我知道这个名字是源于老狼的一首同名歌曲,原来根源是在这里,那歌词说:
      有一本书告诉我
      四月的下午不要错过
      让我们开始
     
一段新鲜而刺激的生活
      那百分之百的女孩
      正走在茫茫的人海
      我等待着你
      在一个人发呆
那书里说:
      那故事以“很久很久以前”开始,
      而以“你不觉得这是个忧伤的故事吗?“结束。    
 
六, 市中心/苏州无美女
 
     说了这么多却没有一句说到关键点上,幸好我没说过这是一篇游记:)
     其实我这个人对园林根本不感兴趣,因为自己的层次实在太低,所以上次在无锡玩的时候,只是觉得很闷,为什么要看呢?是设计非常巧妙?不懂。是背后的历史文化,我最多知道范蠡带西施私奔而已,惭愧…
 
     基于这些原因,这次到苏州压根就没准备去看园林,早上睁着眼想了半天,给一个朋友发了个短信,他建议我去虎丘看看,可蒋先生告诉我没意思,最后想得无聊,也就算了,我本就不为什么而来,随便吧,碰到什么是什么吧。何况我已经有两个想法,喝茶和偷拍美女!等车的时候我把这个想法对蒋先生说了,毕竟人称苏州人间天堂,美女如云嘛,蒋先生一声冷笑,你会失望的。
 
    市中心,吃午饭,  这个市中心并无什么特点,我和蒋先生一致想到了西安东大街,诚然,每个城市的商业街可能都差不多吧。不过这里一些街道的名字非常有特点,比如太监弄,乔司空巷。在大街上东突西转之后,我深深的伤心了,正如蒋先生所言,原来苏州无美女,唯一一张像点样子的是在公车上拍的,斗胆放在这里,应该不会有人告我吧!
当然,这个结论会伤了苏州女孩子的心,也许是我人品不好吧。 但是,你知道楚留香/苏容容,这些儿时看过的美好故事对我影响甚大,我绝非有意编造事实亵渎苏州。
 
    不过不同于美女,苏州的乞丐很有灵性,穿着整洁干净,举止彬彬有礼,而且我路上遇到一个老妇,笑容可掬,心情不错,显然,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不管别人,丐帮中,我喜欢”净衣派“
 
七,七里山塘街
 
     在蒋先生的建议下,去了山塘街,号称七里,对面即是虎丘,这里很不错,正是传说中的江南调调,小桥流水,石阶古巷。
 
同学说这里的糖粥很有名,见一店面,上书“笃笃笃,卖糖粥,三升核桃四升壳,吃仔伲的肉,还仔伲的壳", 要了一份,果然不俗,拍照一张,还发了个彩信给一个朋友炫耀了一把
 
    我逛街的水平素来一般,很快就累了,实现我最后一个愿望,找到一个茶馆喝茶。
 
靠窗,阳光稀疏洒在桌上,要了一份云南雪牙,其实我压根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图个名字好听。但茶上来,却有点意外,以南方人的细腻,我万没想到,茶却是用玻璃杯喝的,不过,我素来不讲究,玩玩而已罢了,欣然接受。捧茶在手,与蒋先生谈谈社团的事情,发发感慨,忽然发现这次苏州真的没白来,心情大好。
 
八,传道书
 
     晚上就回上海了,到家的时候忽然接到于姐的短信,问我苏州怎样,心情好了没,想是她从一个朋友那里得知我有点郁闷,很感激,re一切都好,于姐回信,晚上看看《圣经》,传道书一章8,9节
     我翻开那本书,上写
     万事令人厌烦,人不能说尽。眼看,看不饱,耳听,听不足。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自闭者的东极日记

    想去一个人少的地方,隐居一段时间的想法由来以久,而终于在2006年4月27日成行,目标–东极岛。
    作为一个自闭者,日记是一种交流的方式,交流的对象可能是你,是造物主,也可能是我自己。
 
 
 
4月27日,行程拖沓的第一天
 
    挎上背包,戴上耳机,一个模糊的目的地,没有既定行程,一切随意而为。这一度是我所幻想地旅行生活。我行程地第一天,上天就给了我选择这种方式地权利。
 
    今天起了个大早,七点多就从徐家汇出发了,打的到南浦大桥,买票上车,开路!!
    从南浦大桥-到芦潮港-到普陀-到沈家门,无需多说,唯一值的感叹的就是海水真tm黄啊,严重怀疑地图上标错了,这里不应该是长江入海口,应该是黄河吧?!
 
 
   到沈家门一问东极的船票,才发现昨晚的功课做的果然不彻底,东极轮每天早上8点一次,而此时已经是下午了,所以必须在这里留宿一夜了,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时间多的是,走到哪儿就是哪儿不正是我的追求吗。
   
    找旅馆住下,开始在沈家门街上乱逛,这地方据说是全国最大的渔港之一,整个码头泛着一股鱼腥味,但是整条街上无聊透顶,有和上海一样的杂七杂八的服装品牌,一样的污七八糟的洗头房,一样的露着大腿的女人站在门口向街上张望。
   
     沿海的这条街的最头上是PLA的某船队,晃到那里的时候,我忽然有拍照片的冲动。不过随着闪光灯的熄灭,几个阿兵哥像光一样被反射到我面前,强令我删掉照片,小学时老师教育过我们,他们是最可爱的人,我记忆至今,于是我丝毫没有犹豫,执行了命令。看来这个小镇还有点意思,至少这个是上海没有的。
   
     随着夜幕的降临,沈家门最大的奇迹发生了,我只不过睡了半个小时,再次打开窗子的时候,原本空旷的一条街,居然被灯光明亮的上百个各色帐篷所充满,上百个大厨挥舞着上百个大铁勺,煎炒烹炸,海鲜的香味布满整条街。忍不住诱惑买了一份小墨鱼仔,吃起来不错,佷鲜,但价格并不便宜,25块,曾经有个孙子告诉我,海边吃海鲜都是不要钱的,真TM孙子。
 
 
 
4月28日,东极:庙子湖
 
    整个东极分为四部分,庙子湖,黄兴,青浜,东福山。 东极轮开往庙子湖,票价50元。
   
    船上都是水,一上船就心情不好,缩在一个靠窗的角落里开始睡觉。一觉醒来,觉得好冷,头顶上圆圆的小窗户阵阵冷风,站起来探头看了看,不禁呆住。借用我一个朋友的惯用语,那就是“我都惊了”,原来就在我睡觉的期间,海水发生了质的变化,由混浊的黄汤变成了颇为清澈的绿色(请原谅,确实不是蓝的),明净而广阔,船侧白色的浪花让人阵阵眩晕,由于对沈家门的水甚是失望,所以以为东极也好不到哪儿去,当前情景实在是让人兴奋,心情大好,最后甚至饶有兴致的研究了一下海面波动的形态,必须承认前一段用过的那个叫philips谱的海洋统计学模型不是盖的,真实的海水波动和仿真结果还是极为神似的。
   
    10:30 到达东极×庙子湖,一位中年妇女冲我迎面走过来,瞬间,大脑短路,问道“大婶,你是做什么的”答曰“俺是种田地!",呼地一拳把我打地口吐鲜血……好打住!对不起大家,一个自闭症患者有轻度地妄想症也是正常的。而事实情况是,我强忍住问那句话的冲动,问道“多少钱一晚上?”答曰“30块”,交易达成,于是我跟着大婶往她家里走去……对不起再打住,别乱想,我们说的是房子。房间还好,有些蚊子,于是我更加相信房东是个善良的人,“爱护小动物嘛!”
   
     稍事休息,二菜一汤蛋炒饭,决定出去走走。一下船的时候就看到远处的一座小山头上有一个很大的雕塑,一个巨人举着一个鸟,看来创作者是个环保主义者,本着这种敬意,直奔该山头。一年来的工作已经把身体摧残的不像样子,走在上山的小路上,肆意的气喘吁吁,但事实上由于海风清新,倒也颇为痛快。终于靠近了雕塑,却发现自己闹了个巨大的误会,那巨人分明是举着一个火炬,而我硬是把火苗看成了鸟尾巴,羞惭!鸟人中空,进去会产生巨大的声响,其脚下有不环保的artist留下的画笔画板等垃圾若干。
    点上一根烟,面对迎面的巨大海风,和一望无际的绿色大海,我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
于是即兴赋诗一首“啊,大海~~,你~~真tm的~大! 而且,还~挺绿的啊!”
另赋一个英文版本“Ah!~~,Ocean, what a fucking big Ocean, and so green”
整个下午,戴上太阳镜,看书听海,必须承认这是第一次深度接触大海。
PS.由于风大,海边最大的困难是点烟,不过最终我还是找到了一个完美的solution。 即. 脱下鞋子,把烟伸到鞋子里,打火,点燃,百试不爽!与大家分享。
PSPS.个别脚臭强烈的驴友勿用此法,谢谢。
 
 
4月29,东极:东福山I
 
    到东福山的船10:40才有,而这在中国的极东之地,天亮的又分外的早。早上起床到庙子湖最北边走了一趟,人很少,只遇到了两三个写生的学生,昨天鸟人脚下的画想必就是他们的作品。另外,这个小岛的北边非常安静,风浪也小,赤红色的岩石延伸到海里,应该佷适合钓鱼的。
 
    10:35,在船开前5分钟冲了上去,险些延误,老天今天真是给足了面子。船很小,在风浪下,剧烈颠簸,旁边去探亲的军嫂吐的死去活来。而曾经连火车都晕过的我,安然无恙。我想海风的清新一定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经青浜,东福山转眼即至,这个号称中国最东的小岛,整个是一个小山,码头很小,人很少。随便摸进一家叫东海旅舍的地方,看了看房间,条件还好,于是住下。旅舍的老板老阮佷不错,吃饭的时候热情的邀请我去钓鱼,因为他本来就要开船送几个人去钓鱼的礁上,所以对我免费。这样好事,我当然不会拒绝,欣然前往。同行的几个钓客都是专业级的,至少设备上是这样,名牌器具全副武装。相比之下,手握老阮一根秃杆的我显得更加业余,于是只好作出一副高手姿态,以示已经达到了“无杆胜有杆”的上层境界。钓鱼的地点是离岛不远的几块突出水面的礁石,大家各选指定的礁石停船上去。我和老阮停在一块黑色的大礁石上,抛锚,上礁,用绳子把船稳在石头上,基本步骤也跟着学了个123。上礁后,就觉得不太对,因为周围到处都是一种斯斯的声音,与海浪明显不同,东张西望之后终于吃惊的发现,原来方圆数十米的石头上,生满了各种软体动物,密密麻麻,一个个从硬壳里探出头来,相貌丑陋诡异,发出斯斯的声响,颇为壮观,如果把它们放大一千倍,绝对是标准的好莱坞恐怖大片的场景。
 
   老阮去挖贝壳,我开始钓鱼。但结果佷不幸,整个下午只咬了两次勾,还没钓到,颗粒无收,这让我出离愤怒,以至于最后看到一条死去的大鱼飘过的时候,曾想把它搞上来充数,无奈这也失败了。风浪渐大,收工回家,但那几个钓客兴致正浓,于是老阮提出开船带我去转转,就这样我有了自己的私人游艇外加私人司机,老阮佷配合,指哪儿打哪儿。在淡绿的海水中,乘风破浪,面对落日余辉,胸中尽是万丈豪情,回首前两日,颇有不足道之感。
   
     晚上,九级大风从屋顶呼啸而过,竟忽然想起了Wuthering Height,还好黑黝黝的窗外没有伸进来一只手。
PS.阮老板和东海旅舍都不错,帮他宣传一下,13136252605
 
 
 
4月30,东极:东福山II
 
   风大,交通中断,归家不能。
   早饭后,开始爬东福山的西北峰,号称东福山的最高处。
峰下阳光灿烂,而峰上却是风雾弥漫,甚有鬼气,峰顶一寺曰”白云庵“,无僧无尼,空庙清灯。
   
    再往上,见一告示牌”游客止步“,原来山顶是一海军兵营,是禁止老百姓进入的。今天山顶的雾特别大,于是我嗣左右无人,继续往上冲,转了两个弯,隐约可见上面有一些房子,忽然之间,两只狗狂叫者冲了过来,听叫声那是”相当“勇猛,可20cm长的身体,实在不能对我造成任何威慑,我作蹲下状,两只小狗撒腿就跑,我刚想继续,忽然浓雾中传来数只大狗的叫声,并且越来越近,我左右找了找,没有合适的武器,于是胆怯逃跑。
    
    下午,到岛西看海,风浪巨大,涛声如雷,听说当年杨过就是这样在东海练剑的,强忍住跳下去的冲动往山坡上攀爬。到了一个高台,无路可走,背后是一座面向大海的房子,已废弃,无人居住。于是,我再次开始戴着太阳镜在阳光下看书,书是霍金博士的《时间简史》,面对大海,思考宇宙,这也是形式上的一种极至了。忽然很后悔没有带一本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以致错失了一次装”小资“的机会,哈哈。
 
 
5月1,回家
  
   回来时发现路上人多了很多,交通也变的不便利起来,几翻周折,晚上11点多终于回到上海。
PS.早上在东福山看了日出,很差,没有一点感觉。
 
Msn space怎么插入照片啊,都扔这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