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假 减肥 及 Positive Psychology

 1 减肥

转眼又是四年,四年的时间,可以读完一所大学,可以开发一部游戏,可以生一个打酱油的儿子,当然也可以养成一个死胖子。

每个胖子都是折翼的天鹏元帅,看上去胡吃海睡,但心底还是不甘的,毕竟来高老庄之前还见过嫦娥的样子。

辞旧迎新之际,按照惯例是要休假的,捏捏肚子上的肥肉,决定开始减肥。

减肥这事儿,于我并不新鲜,且至少成功过三次,

  • 大学考研,生活郁闷单调,我和帅哥龙每天晚上在尘土飞扬的西电操场跑4 到 8 公里,一两年后 体重从 156-126, 腹部还曾有腹肌昙花一现
  •  Ubisoft 上海毕业,一个人跑到青海湖,环青海湖骑了一个礼拜自行车,幸亏路遇老驴搭救,否则估计就天妒英才冻死在高原的夜里了,但无论如何有惊无险,体重152-140
  •   来加州,儿子出生之后,精力交瘁,体重飙到190 磅 ( 172 斤 ), 趁老婆孩子回上海小住之际, 每周末步行 Bay trail,一直从Foster City 走到 金门大桥,中间布朗运动,到过不少人迹罕至之处,回上海时体重 168 磅 ( 153 斤)

基于种种,我并不怀疑自己减肥的能力,当然,我也打心底认为,无论减掉多少,日后压力一大,体重终将再创新高。 但运动减肥这东西其实也是会上瘾的,经历过一次,你早晚会创造机会尝试第二次。
而且由于信心爆棚,这次开始把每天的进度 Log到微信上,一则炫耀二则断掉后路,取破釜沉舟之意,

2 Positive Psychology

减肥的方法乏善可陈,因为有大量的时间,所以就用最容易的大剂量Hiking,湾区Trails众多,足够保持新鲜感,然而hiking 第二天却有个意外的收获.

那天选择从我家(Fremont)穿过旧金山湾步行到Facebook HQ (Menlo Park), 开过这段路的同学都知道,这是一段长达十来公里的海湾大桥,路线可以说是非常枯燥,于是带上耳机准备听点东西。其时正能量爆棚,所以选了哈佛公开课 Positive Psychology,也就是江湖上传闻已久的”幸福课”,然而一听之下,完全陷进去了,一发不可收拾,这课讲的太好了,我愿意用我知道的所有优美词汇来形容 太TMD fucking damn good 了!

很多年前,我经历过一次类似的正能量冲击,就是读了李笑来的《做时间的朋友》,但跟这次比起来绝对的小巫见大巫,体验至少差一个数量级。

我现在课程近半到第十二讲,已经开始想看第二遍,同时有强烈的欲望想跟我的朋友们安利此书,无论你是功利的还是非功利的,心理有毛病还是没毛病,想升职加薪或教育孩子,甚至是和我一样,只想多活几年,撑到永生技术面世的那天。 这课程都值得你抽时间看一遍, It is going to change your life!

这课程可以说是”心灵鸡汤”之源,但却不是心灵鸡汤,首先,所有的东西都有学术依据,是经历过实证的, 其次,它并不会过分强调某个部分结论,会分析正反两面,并提供合理的实现途径。

像 Speaker Tal 自己所说,这课并没有太多新东西。很多你可能都在自己的人生中感悟到过,但你并不确定,甚至并不相信,当基于研究的结果摆在你面前时,你才真真正正的有机会把那些飘在空中的模糊思绪固化,结结实实的烙印,并以此指导余生。

我个人来讲,基因上应该属于心理问题高危人群,我父亲在他的30岁 和 50岁 分别大病一场,持续年余,都是心理反噬生理,别人不太理解为什么一个决断专横的人会变得痛苦流涕,我其实感同深受,我自己在的27岁那年也有过一次类似的经历,当时极度沮丧,还曾尝试跑到上海华山医院心理科碰运气,那大夫带着眼镜囧囧有神,瞪着我的眼睛说”你想死吗?”, 我靠,你大爷的,老子这么大什么都不怕,就是怕死,来错地方了。出去后把他开的一堆抗抑郁药物都丢了,然后就恢复了大剂量的跑步和运动,像当年在学校一样,一两个月之后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后来,看电影《阿甘正传》,阿甘发财回家,母亲病死,在小镇割草度日,然后有天忽然开始奔跑,横穿美国,瞬间被热泪盈眶。

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摸索出对抗抑郁的最佳方式就是持续大剂量运动,然而后来知道这些其实都是有学术和生理基础的,很多心理问题其实是生理问题,你生来就有这种基因,但庆幸的是,像讲座中所说,这一切却是后天可以修改的。 高晓松聊过一个观点,说男人每五年就一大变,回想起五年前的所作所为,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我深表赞同,我自己小学初中毕业是一个心底压抑,无甚善恶之分的阴暗少年; 高中懵懂,环境改善,阴暗淡去,压抑犹在; 大学拜跑步所赐,心理已较正常,但笨拙傻x,情商为零; 研究生工作之后,终于渐渐不再紧张,手足无措,但仍然做过几次尴尬到极点的事,如今每每想起,仍是惭愧不堪。

听了Positive Psychology 之后,想想也不必如此,虽然没有指引,跌跌撞撞,但毕竟这些年是在进化,多年前那个犯下错误的你,不仅心理,而且生理都已被改变,你们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啦,大可笑笑傻逼,庆祝一下境界提高。

这课程并不完美,有些方法也让人不适,颇为可疑,但指引的力量是巨大的,黑暗的森林,技能毅力是灯笼,如今又有了路标,前路想想让人兴奋且心 安。

3  勿耻

今天是最后一天假期hiking,开车到山下,周围空无一人,天忽然下起雨来,把手机夹在车顶,车座放平,开始听讲座,后来 Speaker Tal 讲了一个故事,触动泪点,泪如雨下,哭出声来,然后就听着雨声睡着了,醒来神清气爽宛如新生,此刻说起,也并不脸红, Permission To Be Human:)

IMG_20160408_110053

 

Dec 30, 2012 :金门大桥

距离金门大桥还有4 mile,结果车堵的一塌糊涂,1 mile 开了45 min,只好提前把车停在金门公园里

穿过25th ave,就是海边

20121231-105335.jpg

一路跋涉,虽然看着一动不动的车流很开心,但这坡陡的让人大腿抽筋

20121231-105743.jpg

到了桥上,人山人海,跑步希望成泡影,怎样才能拍张没有游客的金门大桥的照片? 于是

20121231-110029.jpg

回程的夕阳倒挺美

20121231-110146.jpg

回到金门公园天又大黑,好一路长途跋涉

20121231-110311.jpg

伤逝 —一生之恋

1. 一世英雄终如梦,雨夜思君叹哀声.

 

冬天的后半夜,窗外雨又开始稀稀拉拉的下起来了,他一个人躺在床上,静静的望着远处发着白光的屏幕,他已经很虚弱了。。。

哗啦,他伸手想抓住鼠标,却不小心把它碰到了地上,他深情的又看了鼠标一眼,那是他的枪,他战斗了一辈子,从来都没输过,而现在他却没有力气把它捡起来了。

不过他并不觉得伤感,他是生物学博士,他知道自己的细胞端粒早就已经短的不能再短了,不能再分裂了,他迟早要离开这个世界的。
昨天,他听说那个人的死讯的时候,他在窗前呆呆的站了一夜,夜霜都结上了光秃的额头,然后他就病倒了,他是故意的,那个人都走了,他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哎… 他长叹一声,他这一生得到了许多,名声,地位,粉丝等等等等,而心理最希望的却偏偏得不到,"人生就是这样吧"他想,他心思其实是极为细腻的,以前他的对手总是攻击他是不解风情的理科木头,他们错了,他是高考文科状元,还写过诗,他写过很多诗给那个人,还曾经夜里偷偷的朗诵给他听,那个人曾经说过喜欢他的诗的。。。

 

2.  回首往昔初相逢,情诗浅唱相知听

 

那是在他们第一次相遇的饭局上,那个人操着一口东北腔说的慷慨激昂"我要办一个很牛的网站,只收牛人的博客,就叫牛博网", 旁边的彭剑律师皱皱眉头,躲过横飞过来的唾沫星子,向他撇撇嘴暗示此人粗俗。而他却根本没看见,他已经完全被这个健谈的胖子所吸引,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啊,粗旷中都是灵秀,和以前他见过的人完全不同,他肥胖的眼窝里射出直指人心的光,糟了,被看透了,他不禁双颊微红,长声吟道"君莫苦,且倾听。高歌一曲隐衷情。为酬千里相知意,吐尽缠绵梦里盟"。      。。。 咯吱– 那个人的座位晃了一下,显然被他的才情所震撼,"咳咳,好诗好诗,老板我买单"那人喊道。

从此他把他的博客搬到那人那个小网站,那是多么幸福的一段时光啊,那人处处护着他,私下里告诉他"如果我是牛博的老板,你就是老板娘",他觉得那人对他是真心的,因为那人愿意为他付出,当时牛博网有另外一个股东叫和菜头的,是个讨厌的死胖子,有一段时间天天夹在他和那人之间,终于他受不了了,在博客上发了一篇文章臭骂了这个和菜头一顿,和菜头是个没有眼力的,居然敢回骂。他气急了,一边哭一边打电话给那人,那人听了之后大怒,"这傻x居然敢得罪我的人,看我不办了他"。接下来的事情让他扬眉吐气,那人把和菜头臭骂一顿赶出牛博网,那人骂人的方式可真有趣,像说相声一样,后来那人打电话问他还满意吗? 他眼眶湿润,握着电话久久没有出声,只有呼吸越来越急促,可那人听了一会儿说"你如果不满意我会伤心的,我特别在乎你的看法",然后就挂了,他很生气,"这个木头,这个混蛋,你为什么就不懂呢?"

 

 

3.   恨起红颜扰郎意,拔刀怒向芸芸生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他压根就没想到会败给一个小姑娘,她的名字叫柴静,是个记者,这个女人很怪,不喜欢名牌,不喜欢豪宅,却偏偏喜欢和一帮老男人谈人生,其中就有他的那个人,因此他早就看她不顺眼了,找个机会骂了她,说她是"文科傻妞",没想到小姑娘处事镇静,居然回应的有理有节,他大怒欲待再骂,那人却跑过来让他适可而止,于是他真的愤怒了,在他看来哪有为小三批评正房的? 那是他人生第一次失控,把私下和那人说的话都抖了出来,那人也被被激怒了,破口大骂。终于两人不可收拾,他离开牛博网,和那人成为了仇敌。

他受伤了,再也不能接受别人对他的冒犯,任何人都不可以!他和所有人战斗,甚至不只是人。

任何人,不管说过他多少好话,只要批评他一句,他就视为终身仇敌。
任何媒体,只要有一个记者说过他坏话,他就把这个媒体拖入黑名单,即使这个媒体里还有一百个人支持他。"讨厌"他想,"这个媒体领导敢收留我讨厌的人,就是他的错,讨厌讨厌讨厌,我封杀它们!!"

 

 

4.  相思到底终无用,巧计他日与君逢

 

他走的越来越远了,可是他知道自己不快乐,他时不时的想起那人,于是他有时候做奇怪的事。

他故意和一个叫司马南的人搞在一起,其实他打心底里看不上司马南,他的观点多傻啊!但他不管,他就是要让那人伤心,"他至少会觉得好奇吧?"他想。

但那人似乎很忙,据说那人在牛博网被关闭后,又开了一个英语学校,然后一心扑在事业上,到处给人演讲,"讨厌!"他想,"那些段子本来是应该只讲给我一个人听的。他难道已经把我给忘了吗?“

他从小就是一个自强的人,一个人读书做到文科状元,一个人拿到美国大学的通知书,一个人努力成生化博士,一个人和学术界的万千罪恶作斗争…   他知道自己的幸福只能靠自己,于是他暗暗下决心,他要搞垮那人的英语学校,”这样他就又能想起我了“ 他想。

他的计划是周密的,他了解那个人的本事和江湖人脉,他知道如果不把那些人脉给掐断,他永远都不能阻止那人。

这年代,做企业是需要融资的,没有了潜在投资者,一个小企业恐怕会永远是个小企业,以那人的性格,他是不可能一直守着一个小企业的。

他极其精确的找到了突破口,那个叫李开复的天使投资人,那个白白净净号称”青年导师“的中年男人,他太了解这种人了:一个人的履历漂亮,眼界开阔,他就很容易轻视他的追随者们,他会觉得他们容易骗,尤其在他们不了解的事物上! 而且这种人还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脸皮薄,皮肤沾上一点灰尘他们就想擦。 这种人在他眼里不堪一击。

他的攻击漂亮而简洁,他有意让人把李导师和去年他打过的”唐大忽悠“联系起来,然后《李导师列传》中找到一处不实,借力轻轻一点,李导师轰然倒下,伴随着李导师倒下的还有 薛蛮子 王利芬 ….  他叫他们”天屎团“, 哈哈,好好笑,他给人起外号向来有一手的,他可是文科状元。

这一战,他在江湖上声威剧增,那些江湖名流闻之望风而逃,一时间无人敢樱其锋,江湖上素知他与那人恩怨,除了那个楞头青雷军以外,再无人敢靠近那人半步。

他看不上那个雷军,一个扯民族大旗做软件起家的人有什么出息,他从容的开始了第二步,他要亲自把那人的英语学校打垮,他要毁掉那人的名声,在他看来,那人之所以离他而去,就是因为外面诱惑太多,既然那人不能自觉抵制诱惑,他就让诱惑远离那人。

他说那人违法,这一招又狠又准,那人流氓起家,又在流氓国家开学校,能把事情做完全妥当了才怪,一切顺利,三下五除二那人就只剩左支右拙,期间,两个人打打骂骂,宛如调情,仿佛又回到当年时光,他倒有点舍不得结束了… 他把剧本都写到15季, 只希望这场架就这么一直打下去, 有几千万微博关注,更是把他兴奋的心儿扑扑直跳。

 

 

5.    艺高妒深冲冠怒,枪挑寒郎只为情

 

江湖到底不是一个人的江湖,一个叫麦田的讨厌鬼冒了出来,他指证另一江湖小白脸韩寒欺世盗名,乃是人造,韩寒成名已久,江湖中追随者无数,月前更以”韩三篇“掀起轩然大波, 麦田质疑声一起,微博江湖直如炸了锅一般。

他对韩寒本无兴趣,一个小白脸有什么了不起呢,会微积分么,知道DNA碱基对儿么,这都不算,他会写《鹧鸪天》么?  话是如此,但看着自己这边的观众走的快一个不剩,不由得心中暗暗着(zhuo)急,于是恨恨的在微博上发了几句牢骚。

哪知那韩寒也是个不长眼的,居然反驳,而且居然半夜里打电话给那人,再一深究可不得了,据说韩寒和那人08年汶川地震曾同行赴川救灾,路上没有旅店,竟然同睡一个帐篷,而且说不定还不止如此。

他简直气疯了,深夜双手颤抖把键盘碰得噼啪乱响,嫉妒犹如毒蛇紧紧的缠住他,他要复仇!他要复仇!

年也不过了,他迅速下载了所有关于韩寒的资料,彻夜研读,他要把这个小白脸搞臭,一回到他的专业领域,他就迅速的冷静了下来。

—-这种少年成名的公子哥儿缺的是严谨,好的是虚荣,这么多年下来牛一定吹了不少,而且少年人脸皮薄好勇斗狠,说他吹牛他一定是不认的,这是突破点之一

—-貌似这厮名声还不差,正面攻击似乎困难,但他的朋友则未必,什么 马日拉, 路金波,人多嘴杂,总有彼此对不上的地方,可以指正他说谎,一个说谎的人还有什么道德可言。

—-对了他还有个爹叫韩仁均的,貌似在党报工作嘛,这可是个好卖点,哎呦,居然早退休了,还不是党员,可惜了。什么? 他写过一本书叫《儿子韩寒》? 太好了,父亲写儿子,有历史以来就没有客观过,肯定有吹嘘成分,这本书得好好研究研究!

一晚上研究下来,他已经心里有了数,

1) 可以先使用”方式乱枪法“,声东击西,破其锐气, 让其自乱阵脚,看不到主攻方向,乱其心志

2) 让他的狐朋狗友出来说话,关心则乱,言多必失,然后把他们的言论列出来给观众看,动其后援

3)  这么多人都说他是天才,这可是犯忌讳的事儿,微博众数以亿计,活得蝇营狗苟,我们都不是天才你是?  大家不怀疑你有猫腻才怪,这是主攻!

一切依计而行…

 

 

6.  夜冷灯清无人应,倩魂归去待来生

 

再华丽的战斗也会落幕,他是战无不胜的巨灵神, 他倒是挺喜欢韩寒的那句话”一切都没有意外,只是多了了些波折“, 那场战斗路金波,马日拉等敌人也提出了些有价值的质疑,还傻呵呵的让他回应, ”笨蛋!“ 他想, ”我怎么会按你们的节奏出牌“,每次他都是从中挑一个小问题,轻描淡写的嘲笑一下,然后回避掉其他,粉丝们从来不觉得有任何问题,留在他们眼里的只有他那些有理有据的质疑。

除了那些榆木脑袋的韩粉,已经没有人反驳他了,毫无疑问他胜了,他感到有些落寞,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他用马甲给那人发了一封私信:

我爱罗: @罗永浩可爱多,我这一生,你知道我得意的是什么? 不是揭露了多少骗子,也不是做了多少科普,那都很容易,证明鸡蛋是白的有什么困难的呢,拿给他们看就是了。 比这更厉害的是,有几次我居然成功证明了鸡蛋是黑的,那感觉真是太棒了,所有人都围着我叫着跳着“原来是这样啊,你好利害”, 我真想笑啊。你觉得我厉害么。Love :P.

没有回信,没有回音….   永远的安静….

…时光荏苒,很多年过去了, 微博不再流行了,那个人没再找过他,

有一天晚上,他看了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在那首《挚爱》中他泪流满面,喃喃自语”我们就是都太骄傲了,为什么我就不能顺着他一点呢? 你也是,你只要稍微温柔的劝劝我,我有什么不能放弃的呢…“

….

….

….

如今,那人去了,他也要去了,在快要失去意识的那一个,他看到眼前闪起一片白光,莫非人死后真的有个阴世?他心里一跳, 那白光慢慢的退却,中间分明有一张胖胖的笑脸……

宝贝儿,请你自由的。。。

这是美国北卡州一个淅沥哗啦的雨夜,你爹我忽然从睡梦中醒来,莫名的清醒,没有什么特别原因的,开始想起你。

你爹显然是一个进入状态很慢的人,虽然你已经花了好几个月长到苹果那么大了,但他应该还没搞清楚,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所以他需要一点儿思考。。。

宝贝儿,很抱歉告诉你,你的到来是个意外,虽然自从出国以来不停的有人劝你爹妈生个美国宝宝(注1.这是我们这个年代一个充满功利色彩的表达,等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你可能已经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了), 但他们压根儿就没动过这个念头,他们原先的的设想是做个游牧民族,你爹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找工作,然后他们俩儿举家周游世界,北欧,加拿大,日本,甚至印度,在你爹的计划中,这个列表是很长的。但现在,因为你,很多事情恐怕要变化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你的出现对老爹的自由造成了严重限制,

不过记住,宝贝儿,当你老爹貌似委屈的在这里嘀咕的时候,他并不是要抱怨你,因为至今为止,他和你妈仍然掌握着对你生杀予夺的力量(心惊肉跳吧!),选择你仍然是来自自由意志,不是被动压迫,只不过机缘巧合起了比较大作用而已。

老爹真正想表达和展示的是一个品位问题, 看到这里,如果你不特别笨的话,你应该能推出我将要说的是什么,…… 对! 自由,这是你老爹最看重的东西,可能也是人类仅有的胆敢对着这无尽时空晃一晃的东西。

品位是个重要的东西,基于品位,很多父母都对你们充满了各种期望,注意,很多期望都听起来都冠冕堂皇,但是,稍加分析,结论和动机却未必那么好。

很多父母希望子女出人头地,有钱有权,甚至青史留名。听上去不错,但事实呢? 这些父母往往不过是把子女当成满足自己欲望的工具,他们自身不过是些失败者,攀比狂或者自私鬼:他们在人生的斗争中落败,对别人的不尊重耿耿于怀,他们对世界充满恨意,希望有一天孩子帮他扬眉吐气,咸鱼翻身;他们一生追求世俗成功,用力过猛,认为被别人羡慕就是活着的意义,你的所有成就最终不过就是他们如愿笑到最后的一件武器;他们也许有自己的理想和执着,也许对之爱之甚甚,他们以继承遗愿为口号,强迫你走他喜欢的路,却从不管你的喜好!
这些父母往往会强迫你学各种东西,甚至不顾家庭条件勉力而为,最终害人害己,杀掉你的童年和想象力,成功或者不成功的把你塑造成一个被毫无欣喜感的样品,他们洋洋自得并要求你对他们的付出感恩戴德,却从没想过,你作为"人"是否在这个世界上真正存在过,此种父母面目可憎!

也有父母似乎只希望子女平安,待在身边,少有所养,老有所依,听上去无可厚非,但说到底这变成了一种交换,你们不过是传宗接代的工具和养老保险,既然如此无须谈爱,我们这个年代有个粗俗的词语叫当婊子立牌坊,不能两头都站,此种父母无趣无爱!

有些父母似乎聪明些,他们说他们要你们幸福,但是,他们凭什么证明幸福是你们想要的?怎么定义幸福?每个成人都是无可救药的自大狂,他们把后天形成的桎梏当成金科玉律来信奉。

好了,大人总是怪异的,种种行为不足为奇,对比下来你难道不觉得你老爹的品位要好一点:)

你来到这世界上不欠谁一点东西,我们生你养你皆是自愿,因为当初你不能拒绝,
我们不能强制你回报什么,否则就变成了强买强卖,
我们不能强制你成为什么,否则就是对生命的迫害。

你将被当作自由的意识加以对待,
我们创造你成长的条件,教你分辨偏见与真理,
一旦你具有自由思考的能力,你的未来要自己打理。

你想追逐名利,祝你尽兴
你愿探索世界,我们志趣相同

我们生你不是为了接代传宗,也不是为了养老送终
尽管你小时候我们要带你玩,但我老了随便你带不带我玩

世界美好,生命珍贵,宝贝儿,请你自由的。。。。

(感谢郭敬明老师贡献最后一句)

Resume blog here

Msn space 死掉,一路搬迁到这里,然后荒废,今天新注册了个独立域名的博客站legendflavor.com,发现wordpress 还是不错的,准备恢复此blog。
以后个人信息发在这里,游戏开发相关发在legendflavor.com

为防止再次被墙,删除敏感政治信息,抱歉。

顾准

何等好的一部电视剧素材,不逊色于《活着》的震撼,却远比《活着》高尚,最重要的是,如此戏剧化的情节居然是真事!

有人敢拍么?

图书馆,猪和蝴蝶

      办了张上海图书馆的借书证,终于又有机会坐在阅览室里读书了,像极了大学的时候的自习,好处是并不需要占坐. 不知道其他人对于回忆是一种怎样的感受,于我而言怀旧感永远给我一种清晰的幻象, 一抹阳光,微尘的空气,一个人坐在桌前看一本读过许多遍的书.
       上海图书馆软硬条件俱好,出乎意料之外,完全不用和人打交道, 于是我拿到了那本<猪和蝴蝶>, 冯唐的文字不需多说,至少是好过石康的,而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人生态度更为积极,谋生于市井之中,有志于众生之外, 不时能激发你一下,不要绝望,你仍然有机会做你要做的, 这种生活中的双重人格不由得我不发出共鸣.